“呵呵,怎么樣還有招嗎?若是沒招的話,我可要出手了,希望你待會兒不要跪在我面前啊!”陸飛以牙還牙,把剛才文晃對他說的話,一并還了回去,文晃聽到這里只感覺一陣面紅耳赤,但是他心中的驕傲絕不,允許他這樣認輸,只聽他發出了一聲劇烈的咆哮聲。

    “還沒結束,你給我去死吧!”文晃徹底的怒了,只見他一只手上環繞了土黃色的土之法則,另外一只手則是蘊含著藍色的水之法則,兩種法則交替之下,竟然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法則。

    雖說這是一卷泥土,然而這卷泥土卻是非常之黏,并且以極快的速度打向了陸飛。

    陸飛的身體被這股泥土所打中,這一回泥土的粘性開始變得非常之強,陸飛想甩也甩不掉,即便啟用了火之法則,也依然無法將其融化,畢竟里面有水之法則的作用。

    “泥土殺人術!”一只只泥手再度長了出來,隨后飛快的抹向了陸飛的脖頸,這一次沒有任何意外。這些粘稠的泥土,直接飛上了陸飛的脖子,隨后飛快的插下去,聽見那一聲咔嚓聲,眾人皆是有一些心驚膽戰,雖說這陸飛讓他們刮目相看,但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陸飛跟文晃還是差了一截,完全沒有可比性。

    伴隨著那一聲咔嚓聲音的響起,陸飛似乎徹底的死了,不過當眾人看清楚擂臺上的一幕之時,卻感覺有一些疑惑,被殺之人是陸飛,這一點不假,但是他們發現被殺之后的陸飛身影,開始變得越來越為虛晃。最終竟然化為一縷靈力,飄散在空氣中,這一回眾人徹底震驚。

    眾人四處張望,陸飛究竟在何處,其實也不能發現陸飛正在上空中,遙遙的望著這里。有一些懂行的弟子立馬驚呼出聲,他們分明從剛才那復雜的靈力波動中,感受到了一絲空間之地,陸飛之所以會從中跳出,那完全是因為,在文晃的攻擊還沒有打中,陸飛的身上之時,陸飛就已經跳開了包圍圈,所以文晃打中的不過是別人陸飛的一道分身而已。

    而此時眾人的心中徹底的震驚了,之前那些為文晃加油的人,一個個都是自覺的閉上了嘴巴,希望陸飛輸掉比賽的人,更是灰溜溜的離場,因為他們總感覺待會兒似乎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而此刻的陸飛遙遙的看著底下的文晃:“呵呵,你剛剛是叫誰跪著來著!”

    文晃一聽這話,認為陸飛這就是在羞辱自己,當即勃然大怒,只聽他仰天長嘯一聲:“你別在那里給我得意洋洋,你算是個什么東西,把我師傅的名頭報出來,估計都能把你嚇死,你若是有種,現在下來與我一戰!”

    陸飛眼眸一凌,既然這個文晃的氣勢如此濃厚,那么陸飛也沒有必要再多說一些什么了,畢竟每個人的臉都是相互給的,人與人之間相互尊重,然而這個文晃卻支持身份珍貴,絲毫不將陸飛放在眼里,那么陸飛也沒有必要一再隱忍。

    兩人都是氣沖斗牛的,展開了一場大戰,而下面的人看到這一幕,雖說嘴上不說話,在內心中都是心潮澎湃。是因為兩人打的甚為激烈。

    文晃據說也是在內門拜了一位名師為師傅,所以身上的法則自然也是多種多樣,主要的法則就有土質法則,水之法則,還有各種混合法則。而陸飛身上也就是火之法則,冰之法則,還有空間法則,當然,兩個人各有優勢,也各有劣勢,畢竟文晃的修為比陸飛高這么多,不過他們兩人打起來,卻是如此的旗鼓相當,所以這把眾人看的是連聲叫好。

    不過打著打著陸飛也覺得差不多了,只見他飛上空中,隨后雙手掐掘,大喝一聲,狼影千萬,那一刻,嗷嗚嗷嗚的狼嚎之聲不絕于耳,把底下的眾多弟子全部嚇了一跳,還以為是群狼來襲。

    當他們看清楚陸飛身后那一排排黑色的狼影之時,一個個更是傻眼了,陸飛帶著成千上萬頭狼影奔襲的樣子,看上去更顯威風,更顯可怕。

    而對面的文晃看到這一幕,整個人更是被嚇傻了,因為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認識,最終,陸飛竟然直接帶著群狼。就這樣直挺挺的從文晃的身上踩了過去。

    看到如此壯觀的景象,底下的弟子都是忍不住捂住了嘴巴,有人甚至倒吸一口冷氣,此時此刻很多人都閉嘴了,他們現在才意識到,這個陸飛究竟是有多么的可怕啊。這狼影千萬,雖說是分身說話,但是這么多加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有很多人都在后面大吼大叫,讓陸飛趕緊收手,那可是他們的師兄,文晃若是出了半點岔子,他們絕不饒不了陸飛。

    雖說此刻文晃的情況萬分危急,下面的人不斷的對陸飛危言聳聽,但是也有人連聲叫好,有些人聽見,有人居然在那里幸災樂禍,頓時眼睛一瞪,武器一拔,便準備出手教訓那個拍手稱快的人,然而當他們看清楚,在那里拍手叫絕的人究竟是何人之時,一個個馬上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不敢再說一句不滿之言。

    那個最為幸災樂禍的人居然不是別人,正是王傳,別人王傳也是刀閣的一個世家出身,不是他們這些小人物惹得起的,所以一個個都是自覺的閉上了嘴巴。

    有了王傳的叫好聲,底下又接二連三的響起了叫好聲,逐漸叫好聲,壓過了擔憂聲,許多人看著陸飛一頓暴打文晃,只感覺心中痛快啊。

    被陸飛的成千上萬匹狼所踩過,在文晃的身上深深的留下了爪子印以及腳印。

    文晃掙扎著想要爬起來,然而陸飛怎會讓他如愿以償,只見陸飛迅速的按了上去,將其按的死死的。隨后在陸飛的手上,一只手繚繞了火焰,一只手不滿了冰霜,同時發功。他就要讓這文晃好好的嘗一嘗,什么叫做冰火兩重天。

    這一冷一熱交替的滋味,直接讓文晃發出一聲又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畢竟這種感受不是人人都可承受的啊。

    “陸,陸飛,我,我,我不會再喊你跪下了,我們,我們兩人之間的恩怨,就此就此一筆勾銷好不好?”

    感受了這巨大的痛苦,文晃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傲氣,開始低三下四的求饒,不過陸飛對此卻是搖了搖頭,隨后加大了手上輸出的力度,文晃又是一聲慘絕人寰的尖叫。

    “我,我認輸還不行嗎!”

    看著此刻文晃的臉色青一塊紫一塊,陸飛卻是笑了,只見他點了點頭說道:“你想以認輸來結束戰斗,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忘了告訴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現在已經用完了!”

    當這句話從陸飛口中蹦出之時,可以看見文晃的瞳孔不斷的皺縮,他似乎預料到了會有什么恐怖的事情發生,他張開嘴想要說些什么,然而此刻為時已晚,更強大的火焰之力和冰霜之力,嚴重的入侵了他的身體。

    緊接著文晃就只感覺他的生命中傳來了一絲絕望,隨后他就慢慢的變得沒有了任何知覺,最后一句話只是聽見了自己族人的咆哮聲。

    看著文晃此刻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他的那些族人似乎再也不能淡定,一個個都是朝陸飛俯沖而來,然而面對他們氣勢如虹的氣勢,陸飛不僅沒有絲毫退卻,反而臉上還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笑容。

    文晃的一個族人剛剛靠近陸飛,他還沒來得及攻擊,然而就被陸飛那有力的手臂瞬間掐住了喉嚨,陸飛也不用其他招式,直接一拳狠狠的砸在了他的頭頂上。

    那名族人慘叫一聲,瞬間失去了抵抗的力道,陸飛的九血戰體開始文晃的作用,陸飛舉著他的拳頭,一拳又一拳的按在這個族人的頭頂上,瞬間這個族人的腦袋,直接血肉模糊一片。

    “別,別,別打了,我,我認輸!”

    然而對于這些人的言語,陸飛卻是呵呵一笑:“這么快就認輸了,我還是送你一點禮物吧!”

    陸飛的雙手之上瞬間升騰起火焰之力和冰霜之力,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再度鉆入了這名弟子的體內,啥時間這名弟子只感覺自己身體的技能一切都廢了。

    將這名弟子扔開之后,陸飛又抓住了另外一名飛撲而來的弟子,用同樣的招式,這名弟子堅持的時間更短,瞬間就被陸飛打趴在地,不斷的求饒,然而陸飛對于這些人沒有半點心慈手軟。

    而后面想要上來圍毆杜飛的弟子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皆是心驚膽戰不已,在原地躊躇不止,不敢上前。

    看著擂臺上已經擺了幾句人的身體,但是他們的身體與尸體幾乎無異,是因為他們身體中的很多機能都已喪失,這場擂臺上沒有裁判,這個文晃想要把陸飛打死,那么陸飛也就饋贈他一點禮物,讓他生不如死。

    此時此刻陸飛上前一步,而下面的弟子看見這種陣勢,皆是后退一步,今時今刻,他們終于再度認識到了陸飛,陸飛對所有人大聲的吼了一句:“還有誰人不服,還有誰人想報仇,都給我滾上來!”

    第五百三十二章拜師大會

    “還有誰!”陸飛的聲音傳遍四周,而周圍的弟子聞言,要么精神亢奮不已,因為他們似乎看見了一個平民弟子的崛起。

    畢竟陸飛來到刀閣,已經快三年的時間了,在這三年的時間中,陸飛還是做了不少轟動的大事,所以大家對于陸飛多有耳聞,知道他是一個平民弟子,沒有拜任何人為師,也沒有任何的家族背景,然而別人就是一步一步爬到了今日,所以令很多弟子羨慕不已。

    當然這只是一方面的,另外一方面,有一些人聽見陸飛的聲音,卻是心驚膽戰,原因不為別的,他們之前還期盼著陸飛輸呢。然而陸飛再一次的獲勝,無疑更加奠定了他在刀閣中的地位,所以一個個自然是心驚膽戰的。

    陸飛的眼眸朝向之前那些對他鬧得最兇的弟子,直接指著他們說道:“我記得你們之前不是有人還要叫我跪下嗎?現在滾上來!”

    然而那些所謂的族中弟子,在聽見這個聲音之后,一個個都是心驚膽戰肝膽欲裂,兩腳抹油,一溜煙的直接跑走,留在他們身后的,只是無盡的嘲笑聲,畢竟他們實在是太狼狽了。

    陸飛看了看,現在還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文晃等人,他冷笑了一聲就此離去,這些人估計還沒死,但也被陸飛打了一個半死。

    不過陸飛剛剛下來,一個人立刻就跳到了他的面前,陸飛定神一看,正是王傳,此時王傳這個家伙臉上是一臉的興奮啊。

    如今王傳不過才十二歲,又有強大的家族背景所支撐,即便到現在為止,依舊是那種小孩心性,反正看熱鬧不嫌事大。

    看著陸飛把文晃等人一個個都是打在地上睡著,王傳在下頭,可謂是一個勁的在那里加油鼓勁啊。

    雖說陸飛此刻是以勝利者的姿態下來,不過還是有許多人在后面竊竊私語說,陸飛這次真的是天上大麻煩了,不過對于這些人的言語,陸飛呵呵一笑,根本不準理會,而王傳更加無所謂。

    反正如今架也打完了。王傳直接豪邁的一揮手,對陸飛說道:“陸飛兄弟,現在反正也沒事做,去我家好好的喝一頓吧!”

    對于王傳的這個建議,陸飛沒有反對,每一次喝酒都是去陸飛家喝的,這一次去一下王傳家也不錯啊。

    陸飛跟王傳一路走著,沒過多久,就到了一片偌大的空地,在前面修葺著一座高大的房屋。估計那里就應該是王傳的家了。

    陸飛走進王傳的家中,王傳先是帶陸飛去見了他那位長老爺爺,雖說王傳的爺爺,似乎在內門中也非常有威望,但是話又說回來,他的爺爺看上去倒是挺和藹的,看著王傳帶了朋友來,也是笑呵呵的讓王傳招待。

    不過在此期間,陸飛倒是好好的看了一下王傳他們家院子的布置,這一看之下,陸飛的心中倒真有些疑惑,雖然完全的家看上去高大氣派,但這只是表面現象,若是走到里面細細一看,發現這也只是普通人家的大小啊。

    至于說王傳家族內部的人員,看上去那就更加稀少了,可以說,陸飛憑借他的感光,覺得這座大宅之中加起來的人數,差不多也就只有一百多個。

    想到這里,陸飛的心中也更加疑惑了,開什么玩笑,才一百多個人的世家,別人文晃光是找茬帶來的人,就直接有一百多個,然而王傳他們家族加起來的人,也才只有一百多個。所以說王傳家族給陸飛的感受那就是,的確是一個世家,但最多也就只是一個小世家而已,但是讓陸飛有些想不通的是,平時看王傳這個家伙在內門中作威作福。

    按道理來說,王傳惹下了這么多禍事,卻沒有人敢管他,按照常理來說,王傳的家族應該是很大很有實力的啊,然而陸飛今日一見,卻覺得甚為不妥啊。

    陸飛也的確很想問一下王傳,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們家族怎么與其他世家比起來這么小,不過這些話也不能問出口啊,陸飛最終只能歸結,或許王傳他們家族只是一個小世家,然而因為王傳的誕生,所以使得他們家族開始被重視起來。

    畢竟王傳才十二歲,然而十二歲的修為就已經開始逼近天人五重了,這個速度的確很可怕,稱之為天才毫不為過。

    陸飛也就這樣坐在王傳的家中,和王傳他們爺倆不停的喝酒,喝著喝著王傳的爺爺似乎有幾分醉意,只見他看著陸飛笑著說道。

    “陸飛,我看你的天賦也挺不錯,不知在刀閣中師承何人啊!”

    王長老對陸飛的態度如此之好,完全沒有上位者的高高在上,所以陸飛的態度也顯得很謙恭。

    “回長老的話,我現在并沒有師承!”

    “哦,原來你并沒有師傅教導,而是靠著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王長老的話語中略顯驚訝,似乎有些不可相信這個事實,而陸飛則是笑著,點了點頭。

    王長老摸著下巴上花白的胡須,沉思了片刻之后說道。

    “既然如此陸飛,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七日之后便是拜師大會,拜師大會進行完了之后,便是八大宗門十年才會舉行一次的盛會,所以我建議你可以去拜訪一位名師,作為他的徒弟,如此一來你可獲得很多好處,就比如說更好的指導,更多的修煉資源!”

    陸飛一聽這話陷入了沉思之中,似乎在權衡利弊,而王傳則是一臉興奮的看著他爺爺說道:“爺爺,你看,我平時給你說陸飛是一個很有天賦的人,然而你還不信,今日你見到了吧,我告訴你來之前,他可是把文晃那個家伙狠狠的揍了一頓!”

    “哦,是嗎?”

    “那是當然,既然如此爺爺不如你親自收陸飛為徒,我們兩人也好在一起修煉!”

    陸飛一聽這話,一頭黑線,這王傳真的是說什么話都不分場合啊,很明顯陸飛不合適待在王長老的手下,更不適合作為王長老的徒弟,然而陸飛還未來得及說話,王長老就率先拒絕。

    “呵呵,并不是我不想收陸飛為徒,若是有機會的話,我覺得也是可以的,但如今時機不佳啊,我們家中正好有大事發生,我必須全力應對,所以陸飛七日之后的拜師大會,你可以去看一看!”

    聽了王長老的這番話之后,陸飛也是陷入了一陣沉思中,最后就這樣走出了王傳的家門,陸飛回家之后失寵了片刻,覺得這個所謂的拜師大會,還是可以去看一看。

    雖說宗門對外宣傳肯定是人人平等,只要是刀閣的內門弟子,就享有同等的資源,但是話又說回來,誰有不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夠享用到更多的資源呢,所以明里暗里那些拜過師傅,或者是家族勢力龐大的弟子,獲得的資源,肯定要比普通弟子多的多。

    這算是一個潛規則吧,大家看破不說破。

    因此七天之后陸飛還是啟程,陸飛來到刀閣的大道上,甚至他不用去刻意打聽拜師大會的地點在何處,因為大街上早已川流不息,大家都是興高采烈的去拜師。

    所以陸飛就隨著人群走,走了大概兩刻鐘的時間,經過了兩個偌大的演武場,最終來到一片平地之上,可以看見在這里已經占了無數弟子,維持秩序。

    來到這里的弟子,想要拜長老為師,然而那些長老因為輩分或者是地位等一系列原因,自然不可能親自跑到這里親自收徒,所以說那些長老派出來的都是他們的徒弟,而他們的徒弟也是隨便找了一個位置,打上他們師傅的旗號,若是有興趣者自然可以來詢問一二,若是覺得這個師傅可以,適合當自己的老師,那么就先有這些長老的徒弟對進其進行考核,若是通過了的話,則可以進入那些長老的駐地,接受長老的親自考核,若是兩關都通過了的話,自然而然就可以成為那些長老的徒弟了。

    這個規則也不是很復雜,并且給了拜師弟子很大的自主權,大家可以自由的選擇師傅,所以說在場的弟子都是東走走西瞧瞧,一個個都是在那里竊竊私語,對眾多長老平頭論足,畢竟大家都想拜一個好師傅。

    陸飛也是一路上悠哉悠哉的逛著,他倒不是很急,畢竟拜師可是一件大事,若是拜錯了師傅的話估計就完了,所以陸飛再怎么也要好好斟酌一二。

    不過也就在陸飛走著走著的時候,突然聽見有人叫喚他的名字,陸飛尋聲望去,發現竟然是一群女弟子看著陸飛在那里竊竊私語,陸飛往那些女弟子的旗號上一看,頓時滿頭黑線,這些女弟子看著陸飛,似乎覺得陸飛很好玩似的,不斷的對陸飛招手,讓陸飛來這里他們給陸飛特權可以直接進入。

    對此陸飛苦澀不已,因為那面大旗上面寫了三個字,紫閣殿,開什么玩笑,那里可是葉香的地盤,并且女弟子居多,陸飛打死也不會去那種地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蓋世刀霸》之 第531章 打廢是作者沒腳的鳥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蓋世刀霸》之 第531章 打廢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蓋世刀霸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沒腳的鳥寫的《蓋世刀霸》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蓋世刀霸》之 第531章 打廢是作者沒腳的鳥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蓋世刀霸》之 第531章 打廢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蓋世刀霸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沒腳的鳥寫的《蓋世刀霸》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蓋世刀霸最新章節- 蓋世刀霸全文閱讀- 蓋世刀霸txt下載- 蓋世刀霸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531章 打廢】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蓋世刀霸】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蓋世刀霸》書迷評論

  • 婚故而知新最新章節

        蘇小野死于車禍的那一年,她才三十歲,這一年她戴上影后桂冠,失去母親,更成了男友婚禮上的貴賓倉皇嫁人后卻始終漠視丈夫的愛,她的人生就是一個大寫的LOW等幡然醒悟時,卻命喪黃泉重生后,她回到了18歲,而她的丈夫才將將15走上開掛人生的蘇小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撩撥老公綁住男神她給自己這輩子的目標是:沖刺高考,制霸大學,在家里降妖伏魔又致富,讓未來總裁老公死心塌地,走上人生巔峰!問題事情說起來簡單,辦起來就是要她的小命,為什么不讓她參加藝考,為什么前男友會變的癡心不改,為什么??????看像小強一樣命硬的女流氓如何逆轉人生。

  • 及時通之緣最新章節

        關系有點復雜┅┅
        很普通的友情和愛情這兩難的問題
        故事中,沒有對與錯、是與非┅
        只有每個人的真心付出
        為這年少輕狂的曾經
        留下難忘的回憶

  • 天殘缺最新章節

        師姐成為江南名妓,師兄人格分裂,師父意外死亡,家園被毀,少年攜控心術奇書《天殘決》行走江湖,步步危機,步步算計, 看似清純的少女,人格分裂是師兄,異常友愛的朋友,誰才是最后的BOSS,誰才是最后的贏家?

  • 重生之神級學霸最新章節

        生物系研究僧出身的猥瑣胖子楊銳,畢業后失業,陰差陽錯熬成了補習學校的全能金牌講師,一個跟頭栽到了1982年,成了一名高大英俊的高考復讀生,順帶裝了滿腦子書籍資料
        8o年代的高考錄取率很低?同學們,跟我學……
        畢業分配很教條?來我屋里我告訴你咋辦……
        國有恙,放學弟!
        人有疾,放學妹!
        這是一名不純潔的技術員的故事。
        </p>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重生之神級學霸》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p>

  • 少年歌行最新章節

        趙玉真面不改色,道:“佛家有云,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那道家是如何說的?”蘇暮雨問道。“凡所有相,除了小仙女外,都是虛妄。”趙玉真眉毛一挑,“是我說的。”“我就是道!”趙玉真忽然猛地將手一揮,那三十六柄劍沖著眾人當頭壓下!

  • 前夫,復婚請排隊最新章節

        小三說拿著我已孕的報告說我騙婚……………我嫁給鄭皓是因為他兒子把我當成了親生母親。某一天,婆婆突然拿著一張我曾生育過的報告來指責我我騙婚。婆婆的刁難,丈夫的冷眼旁觀。當我徹底對丈夫死心之后卻發現丈夫原來就是她一直尋找的人。在臨死之前給丈夫打電話:“鄭皓,我就算變成鬼也要把你拿走的一顆心拿回來。”當我怕涅槃而來的時候早已不是當年那個癡心錯付的傻女人了。面對丈夫深愛的女人,我巧笑嫣然的說:“我和皓沒有離婚,法律上我們倆還是夫妻,而你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個小三而已,你若有本事就把我再弄死一次,這一次你可要確認好,我是不是真的死了。”

  • 嫡女掌家日常最新章節

        曾經盛名一時的姜記布莊在姜老爺逝世后地位一落千丈,重振的擔子因此便落在了長女姜茂苒身上。然而兄長無能,娘親偏心,大嫂狠辣,復興的道路可謂是困難重重。不過還好,她有個機靈的腦袋,還有老祖母罩著,小王爺寵著,這金手指是不是開得有一點太大?

  • 翻天鑒最新章節

        天地玄黃,蠻荒四野。人族崛起而建四洲,其中中洲霸主夏人,數千年來皆遵‘擁天命’之人治世。時至大楚,終于國體衰老,四方有強國崛起,問鼎爭雄!  此刻,一個身陷茫茫大洋海島之中,一無所有的黃口小兒卻橫空出世,崛起人間...  ~~~~~~~~~  豬豬出品,必屬精品!

  • super婚禮:狼性總裁太囂張最新章節

        沈顏:“當我男朋友。”韓洋:“不,我們還是結婚吧!”馬路上撿到一枚快遞小帥哥,準備參加前男友婚禮時撐撐場面,結果帥哥竟幫她辦一場婚禮,婚禮上快遞小哥秒變天價總裁。。。。婚后,沈顏以為韓洋和她結婚僅僅只是一場契約婚姻,可是他卻對她百般呵護。夕陽下,兩大兩小在海邊散著步子,哥哥拉著妹妹的手在海邊撿貝殼。沈顏:“你看孩子們玩得多開心。”韓洋:“老婆,不如我們也來做點開心的運動吧。”

  • 天價通緝令:總裁夫人別想逃最新章節

        第一眼動心,第二眼動情,第三眼定終生。蘇賦陽這輩子注定陷入名為柳詩雨的毒里。主持人蘇總請你用一句話形容蘇太太。蘇賦陽冷酷無情沒有心。說完還沒好氣的彈了彈身邊女子的額頭。主持人蘇太太請妳用一句話形容蘇總。柳詩雨賣萌幼稚好體力。說完朝男子挑釁的挑了挑眉,說“不服來戰!”

  • 娛樂圈如此美好最新章節

        這就是一個公子哥在娛樂圈縱橫捭闔的故事。
        群號:632594564

  • 一不小心嫁了總裁最新章節

        “葉挽寧,我要你、誰敢護你?”他強迫著她直視那雙陰鷙的利眸,像是要將她吞噬殆盡。她被母親殘忍設計,和陌生的他一夜云雨,殊不知這一切其實全然在他的掌握之中,“你對我而言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聽著刺痛心扉的言語,她簽下離婚協議書,帶著腹中的寶寶佯裝瀟灑的離開……五年后,鎂光燈下,他們再次相遇,他邪笑著輕吻她的唇,“葉挽寧,我有沒有告訴你,其實我們沒有離婚?”

  • 重生制霸娛樂圈最新章節

        重生歸來,安千紫步步登頂娛樂圈,榮獲無數獎項同時,還收割了各有千秋的眾位男神。某冷面總裁放下八卦雜志,鐵青著臉問:“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肯給我名分?”

  • 圖騰古祭最新章節

        蠻荒少年,身負家族密辛。當突然有一天,從小相依為命的爺爺突然離開村子時,他又將何去何從?金鱗大比,閻門試煉,帝都風云……這個少年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波瀾壯闊的一生!

  • 炮灰說她不想死最新章節

        仙俠游戲里的屹立萬年NPC凌霜老祖成了言情小游戲里的炮灰?惡毒?不不不,老祖我要當圣母。愚蠢?不不不,老祖我智商高絕。搶男主?不不不,讓老祖我孤獨終老吧。出場就死?死是不可能死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死的,只有把所有主角都熬死才能維持的了生活這樣子……

  • 天啊!我變成了龜最新章節

        年紀輕輕,我就成了千年王八。叮!恭喜宿主,獲得吞噬合成進化系統。前方發現一只土龍,吞噬合成進化,大地龍龜。從此,我的奇葩生涯就此開始了……

  • 九闕風華:醫后難寵最新章節

        初相見時,為他驅毒救命,以為功成便可身退。誰想到他以命相挾,將她強行囚禁在身邊。人人都說他弒血狠戾,卻唯獨對她溫柔內斂!父親對你不好?我幫你殺了他!有人想要踩你?我把踩你的人剁了喂狗!有人瞪了你一眼?我把他眼挖了!
        某女實在忍無可忍:“你要怎樣?”
        暴君將她推到墻角,目光火辣隱忍:“我只想要你!”

  • 隱婚100分:獨寵小嬌妻最新章節

        生母早亡,帶著孩子流蕩國外!
        宋莘莘一切不順的背后,隱藏著驚天的陰謀。
        回國后她再戰繼母,手撕白蓮,誓要拿回屬于自己的一切。
        神秘總裁出手相助?
        宋莘莘的人生軌跡,不知不覺轉了個彎!

    本章內容提要:
    ...    “呵呵,怎么樣還有招嗎?若是沒招的話,我可要出手了,希望你待會兒不要跪在我面前啊!”陸飛以牙還牙,把剛才文晃對他說的話,一并還了回去,文晃聽到這里只感覺一陣面紅耳赤,但是他心中的驕傲絕不,允許他這樣認輸,只聽他發出了一聲劇烈的咆哮聲。     “還沒結束,你給我去死吧!”文晃徹底的怒了,只見他一只手上環......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有新加坡快乐8的平台 北单 3171游戏李逵劈鱼下载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怎么玩 球探体育比分app官方下载 千炮街机捕鱼游戏 闲来陕西麻将三代作弊 捕鱼游戏王 拳击手经纪人怎么赚钱 半全场 努力赚钱 现在不累 以后更加累 安徽快三 苹果赚钱游戏软件 麻将基本规则 海南飞鱼 魔域什么职业赚钱快 足球nba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