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怎么樣還有招嗎?若是沒招的話,我可要出手了,希望你待會兒不要跪在我面前啊!”陸飛以牙還牙,把剛才文晃對他說的話,一并還了回去,文晃聽到這里只感覺一陣面紅耳赤,但是他心中的驕傲絕不,允許他這樣認輸,只聽他發出了一聲劇烈的咆哮聲。

    “還沒結束,你給我去死吧!”文晃徹底的怒了,只見他一只手上環繞了土黃色的土之法則,另外一只手則是蘊含著藍色的水之法則,兩種法則交替之下,竟然形成了一種特殊的法則。

    雖說這是一卷泥土,然而這卷泥土卻是非常之黏,并且以極快的速度打向了陸飛。

    陸飛的身體被這股泥土所打中,這一回泥土的粘性開始變得非常之強,陸飛想甩也甩不掉,即便啟用了火之法則,也依然無法將其融化,畢竟里面有水之法則的作用。

    “泥土殺人術!”一只只泥手再度長了出來,隨后飛快的抹向了陸飛的脖頸,這一次沒有任何意外。這些粘稠的泥土,直接飛上了陸飛的脖子,隨后飛快的插下去,聽見那一聲咔嚓聲,眾人皆是有一些心驚膽戰,雖說這陸飛讓他們刮目相看,但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陸飛跟文晃還是差了一截,完全沒有可比性。

    伴隨著那一聲咔嚓聲音的響起,陸飛似乎徹底的死了,不過當眾人看清楚擂臺上的一幕之時,卻感覺有一些疑惑,被殺之人是陸飛,這一點不假,但是他們發現被殺之后的陸飛身影,開始變得越來越為虛晃。最終竟然化為一縷靈力,飄散在空氣中,這一回眾人徹底震驚。

    眾人四處張望,陸飛究竟在何處,其實也不能發現陸飛正在上空中,遙遙的望著這里。有一些懂行的弟子立馬驚呼出聲,他們分明從剛才那復雜的靈力波動中,感受到了一絲空間之地,陸飛之所以會從中跳出,那完全是因為,在文晃的攻擊還沒有打中,陸飛的身上之時,陸飛就已經跳開了包圍圈,所以文晃打中的不過是別人陸飛的一道分身而已。

    而此時眾人的心中徹底的震驚了,之前那些為文晃加油的人,一個個都是自覺的閉上了嘴巴,希望陸飛輸掉比賽的人,更是灰溜溜的離場,因為他們總感覺待會兒似乎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而此刻的陸飛遙遙的看著底下的文晃:“呵呵,你剛剛是叫誰跪著來著!”

    文晃一聽這話,認為陸飛這就是在羞辱自己,當即勃然大怒,只聽他仰天長嘯一聲:“你別在那里給我得意洋洋,你算是個什么東西,把我師傅的名頭報出來,估計都能把你嚇死,你若是有種,現在下來與我一戰!”

    陸飛眼眸一凌,既然這個文晃的氣勢如此濃厚,那么陸飛也沒有必要再多說一些什么了,畢竟每個人的臉都是相互給的,人與人之間相互尊重,然而這個文晃卻支持身份珍貴,絲毫不將陸飛放在眼里,那么陸飛也沒有必要一再隱忍。

    兩人都是氣沖斗牛的,展開了一場大戰,而下面的人看到這一幕,雖說嘴上不說話,在內心中都是心潮澎湃。是因為兩人打的甚為激烈。

    文晃據說也是在內門拜了一位名師為師傅,所以身上的法則自然也是多種多樣,主要的法則就有土質法則,水之法則,還有各種混合法則。而陸飛身上也就是火之法則,冰之法則,還有空間法則,當然,兩個人各有優勢,也各有劣勢,畢竟文晃的修為比陸飛高這么多,不過他們兩人打起來,卻是如此的旗鼓相當,所以這把眾人看的是連聲叫好。

    不過打著打著陸飛也覺得差不多了,只見他飛上空中,隨后雙手掐掘,大喝一聲,狼影千萬,那一刻,嗷嗚嗷嗚的狼嚎之聲不絕于耳,把底下的眾多弟子全部嚇了一跳,還以為是群狼來襲。

    當他們看清楚陸飛身后那一排排黑色的狼影之時,一個個更是傻眼了,陸飛帶著成千上萬頭狼影奔襲的樣子,看上去更顯威風,更顯可怕。

    而對面的文晃看到這一幕,整個人更是被嚇傻了,因為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認識,最終,陸飛竟然直接帶著群狼。就這樣直挺挺的從文晃的身上踩了過去。

    看到如此壯觀的景象,底下的弟子都是忍不住捂住了嘴巴,有人甚至倒吸一口冷氣,此時此刻很多人都閉嘴了,他們現在才意識到,這個陸飛究竟是有多么的可怕啊。這狼影千萬,雖說是分身說話,但是這么多加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有很多人都在后面大吼大叫,讓陸飛趕緊收手,那可是他們的師兄,文晃若是出了半點岔子,他們絕不饒不了陸飛。

    雖說此刻文晃的情況萬分危急,下面的人不斷的對陸飛危言聳聽,但是也有人連聲叫好,有些人聽見,有人居然在那里幸災樂禍,頓時眼睛一瞪,武器一拔,便準備出手教訓那個拍手稱快的人,然而當他們看清楚,在那里拍手叫絕的人究竟是何人之時,一個個馬上如泄了氣的皮球,一般不敢再說一句不滿之言。

    那個最為幸災樂禍的人居然不是別人,正是王傳,別人王傳也是刀閣的一個世家出身,不是他們這些小人物惹得起的,所以一個個都是自覺的閉上了嘴巴。

    有了王傳的叫好聲,底下又接二連三的響起了叫好聲,逐漸叫好聲,壓過了擔憂聲,許多人看著陸飛一頓暴打文晃,只感覺心中痛快啊。

    被陸飛的成千上萬匹狼所踩過,在文晃的身上深深的留下了爪子印以及腳印。

    文晃掙扎著想要爬起來,然而陸飛怎會讓他如愿以償,只見陸飛迅速的按了上去,將其按的死死的。隨后在陸飛的手上,一只手繚繞了火焰,一只手不滿了冰霜,同時發功。他就要讓這文晃好好的嘗一嘗,什么叫做冰火兩重天。

    這一冷一熱交替的滋味,直接讓文晃發出一聲又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畢竟這種感受不是人人都可承受的啊。

    “陸,陸飛,我,我,我不會再喊你跪下了,我們,我們兩人之間的恩怨,就此就此一筆勾銷好不好?”

    感受了這巨大的痛苦,文晃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傲氣,開始低三下四的求饒,不過陸飛對此卻是搖了搖頭,隨后加大了手上輸出的力度,文晃又是一聲慘絕人寰的尖叫。

    “我,我認輸還不行嗎!”

    看著此刻文晃的臉色青一塊紫一塊,陸飛卻是笑了,只見他點了點頭說道:“你想以認輸來結束戰斗,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忘了告訴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現在已經用完了!”

    當這句話從陸飛口中蹦出之時,可以看見文晃的瞳孔不斷的皺縮,他似乎預料到了會有什么恐怖的事情發生,他張開嘴想要說些什么,然而此刻為時已晚,更強大的火焰之力和冰霜之力,嚴重的入侵了他的身體。

    緊接著文晃就只感覺他的生命中傳來了一絲絕望,隨后他就慢慢的變得沒有了任何知覺,最后一句話只是聽見了自己族人的咆哮聲。

    看著文晃此刻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他的那些族人似乎再也不能淡定,一個個都是朝陸飛俯沖而來,然而面對他們氣勢如虹的氣勢,陸飛不僅沒有絲毫退卻,反而臉上還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笑容。

    文晃的一個族人剛剛靠近陸飛,他還沒來得及攻擊,然而就被陸飛那有力的手臂瞬間掐住了喉嚨,陸飛也不用其他招式,直接一拳狠狠的砸在了他的頭頂上。

    那名族人慘叫一聲,瞬間失去了抵抗的力道,陸飛的九血戰體開始文晃的作用,陸飛舉著他的拳頭,一拳又一拳的按在這個族人的頭頂上,瞬間這個族人的腦袋,直接血肉模糊一片。

    “別,別,別打了,我,我認輸!”

    然而對于這些人的言語,陸飛卻是呵呵一笑:“這么快就認輸了,我還是送你一點禮物吧!”

    陸飛的雙手之上瞬間升騰起火焰之力和冰霜之力,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再度鉆入了這名弟子的體內,啥時間這名弟子只感覺自己身體的技能一切都廢了。

    將這名弟子扔開之后,陸飛又抓住了另外一名飛撲而來的弟子,用同樣的招式,這名弟子堅持的時間更短,瞬間就被陸飛打趴在地,不斷的求饒,然而陸飛對于這些人沒有半點心慈手軟。

    而后面想要上來圍毆杜飛的弟子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皆是心驚膽戰不已,在原地躊躇不止,不敢上前。

    看著擂臺上已經擺了幾句人的身體,但是他們的身體與尸體幾乎無異,是因為他們身體中的很多機能都已喪失,這場擂臺上沒有裁判,這個文晃想要把陸飛打死,那么陸飛也就饋贈他一點禮物,讓他生不如死。

    此時此刻陸飛上前一步,而下面的弟子看見這種陣勢,皆是后退一步,今時今刻,他們終于再度認識到了陸飛,陸飛對所有人大聲的吼了一句:“還有誰人不服,還有誰人想報仇,都給我滾上來!”

    第五百三十二章拜師大會

    “還有誰!”陸飛的聲音傳遍四周,而周圍的弟子聞言,要么精神亢奮不已,因為他們似乎看見了一個平民弟子的崛起。

    畢竟陸飛來到刀閣,已經快三年的時間了,在這三年的時間中,陸飛還是做了不少轟動的大事,所以大家對于陸飛多有耳聞,知道他是一個平民弟子,沒有拜任何人為師,也沒有任何的家族背景,然而別人就是一步一步爬到了今日,所以令很多弟子羨慕不已。

    當然這只是一方面的,另外一方面,有一些人聽見陸飛的聲音,卻是心驚膽戰,原因不為別的,他們之前還期盼著陸飛輸呢。然而陸飛再一次的獲勝,無疑更加奠定了他在刀閣中的地位,所以一個個自然是心驚膽戰的。

    陸飛的眼眸朝向之前那些對他鬧得最兇的弟子,直接指著他們說道:“我記得你們之前不是有人還要叫我跪下嗎?現在滾上來!”

    然而那些所謂的族中弟子,在聽見這個聲音之后,一個個都是心驚膽戰肝膽欲裂,兩腳抹油,一溜煙的直接跑走,留在他們身后的,只是無盡的嘲笑聲,畢竟他們實在是太狼狽了。

    陸飛看了看,現在還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文晃等人,他冷笑了一聲就此離去,這些人估計還沒死,但也被陸飛打了一個半死。

    不過陸飛剛剛下來,一個人立刻就跳到了他的面前,陸飛定神一看,正是王傳,此時王傳這個家伙臉上是一臉的興奮啊。

    如今王傳不過才十二歲,又有強大的家族背景所支撐,即便到現在為止,依舊是那種小孩心性,反正看熱鬧不嫌事大。

    看著陸飛把文晃等人一個個都是打在地上睡著,王傳在下頭,可謂是一個勁的在那里加油鼓勁啊。

    雖說陸飛此刻是以勝利者的姿態下來,不過還是有許多人在后面竊竊私語說,陸飛這次真的是天上大麻煩了,不過對于這些人的言語,陸飛呵呵一笑,根本不準理會,而王傳更加無所謂。

    反正如今架也打完了。王傳直接豪邁的一揮手,對陸飛說道:“陸飛兄弟,現在反正也沒事做,去我家好好的喝一頓吧!”

    對于王傳的這個建議,陸飛沒有反對,每一次喝酒都是去陸飛家喝的,這一次去一下王傳家也不錯啊。

    陸飛跟王傳一路走著,沒過多久,就到了一片偌大的空地,在前面修葺著一座高大的房屋。估計那里就應該是王傳的家了。

    陸飛走進王傳的家中,王傳先是帶陸飛去見了他那位長老爺爺,雖說王傳的爺爺,似乎在內門中也非常有威望,但是話又說回來,他的爺爺看上去倒是挺和藹的,看著王傳帶了朋友來,也是笑呵呵的讓王傳招待。

    不過在此期間,陸飛倒是好好的看了一下王傳他們家院子的布置,這一看之下,陸飛的心中倒真有些疑惑,雖然完全的家看上去高大氣派,但這只是表面現象,若是走到里面細細一看,發現這也只是普通人家的大小啊。

    至于說王傳家族內部的人員,看上去那就更加稀少了,可以說,陸飛憑借他的感光,覺得這座大宅之中加起來的人數,差不多也就只有一百多個。

    想到這里,陸飛的心中也更加疑惑了,開什么玩笑,才一百多個人的世家,別人文晃光是找茬帶來的人,就直接有一百多個,然而王傳他們家族加起來的人,也才只有一百多個。所以說王傳家族給陸飛的感受那就是,的確是一個世家,但最多也就只是一個小世家而已,但是讓陸飛有些想不通的是,平時看王傳這個家伙在內門中作威作福。

    按道理來說,王傳惹下了這么多禍事,卻沒有人敢管他,按照常理來說,王傳的家族應該是很大很有實力的啊,然而陸飛今日一見,卻覺得甚為不妥啊。

    陸飛也的確很想問一下王傳,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們家族怎么與其他世家比起來這么小,不過這些話也不能問出口啊,陸飛最終只能歸結,或許王傳他們家族只是一個小世家,然而因為王傳的誕生,所以使得他們家族開始被重視起來。

    畢竟王傳才十二歲,然而十二歲的修為就已經開始逼近天人五重了,這個速度的確很可怕,稱之為天才毫不為過。

    陸飛也就這樣坐在王傳的家中,和王傳他們爺倆不停的喝酒,喝著喝著王傳的爺爺似乎有幾分醉意,只見他看著陸飛笑著說道。

    “陸飛,我看你的天賦也挺不錯,不知在刀閣中師承何人啊!”

    王長老對陸飛的態度如此之好,完全沒有上位者的高高在上,所以陸飛的態度也顯得很謙恭。

    “回長老的話,我現在并沒有師承!”

    “哦,原來你并沒有師傅教導,而是靠著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王長老的話語中略顯驚訝,似乎有些不可相信這個事實,而陸飛則是笑著,點了點頭。

    王長老摸著下巴上花白的胡須,沉思了片刻之后說道。

    “既然如此陸飛,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七日之后便是拜師大會,拜師大會進行完了之后,便是八大宗門十年才會舉行一次的盛會,所以我建議你可以去拜訪一位名師,作為他的徒弟,如此一來你可獲得很多好處,就比如說更好的指導,更多的修煉資源!”

    陸飛一聽這話陷入了沉思之中,似乎在權衡利弊,而王傳則是一臉興奮的看著他爺爺說道:“爺爺,你看,我平時給你說陸飛是一個很有天賦的人,然而你還不信,今日你見到了吧,我告訴你來之前,他可是把文晃那個家伙狠狠的揍了一頓!”

    “哦,是嗎?”

    “那是當然,既然如此爺爺不如你親自收陸飛為徒,我們兩人也好在一起修煉!”

    陸飛一聽這話,一頭黑線,這王傳真的是說什么話都不分場合啊,很明顯陸飛不合適待在王長老的手下,更不適合作為王長老的徒弟,然而陸飛還未來得及說話,王長老就率先拒絕。

    “呵呵,并不是我不想收陸飛為徒,若是有機會的話,我覺得也是可以的,但如今時機不佳啊,我們家中正好有大事發生,我必須全力應對,所以陸飛七日之后的拜師大會,你可以去看一看!”

    聽了王長老的這番話之后,陸飛也是陷入了一陣沉思中,最后就這樣走出了王傳的家門,陸飛回家之后失寵了片刻,覺得這個所謂的拜師大會,還是可以去看一看。

    雖說宗門對外宣傳肯定是人人平等,只要是刀閣的內門弟子,就享有同等的資源,但是話又說回來,誰有不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夠享用到更多的資源呢,所以明里暗里那些拜過師傅,或者是家族勢力龐大的弟子,獲得的資源,肯定要比普通弟子多的多。

    這算是一個潛規則吧,大家看破不說破。

    因此七天之后陸飛還是啟程,陸飛來到刀閣的大道上,甚至他不用去刻意打聽拜師大會的地點在何處,因為大街上早已川流不息,大家都是興高采烈的去拜師。

    所以陸飛就隨著人群走,走了大概兩刻鐘的時間,經過了兩個偌大的演武場,最終來到一片平地之上,可以看見在這里已經占了無數弟子,維持秩序。

    來到這里的弟子,想要拜長老為師,然而那些長老因為輩分或者是地位等一系列原因,自然不可能親自跑到這里親自收徒,所以說那些長老派出來的都是他們的徒弟,而他們的徒弟也是隨便找了一個位置,打上他們師傅的旗號,若是有興趣者自然可以來詢問一二,若是覺得這個師傅可以,適合當自己的老師,那么就先有這些長老的徒弟對進其進行考核,若是通過了的話,則可以進入那些長老的駐地,接受長老的親自考核,若是兩關都通過了的話,自然而然就可以成為那些長老的徒弟了。

    這個規則也不是很復雜,并且給了拜師弟子很大的自主權,大家可以自由的選擇師傅,所以說在場的弟子都是東走走西瞧瞧,一個個都是在那里竊竊私語,對眾多長老平頭論足,畢竟大家都想拜一個好師傅。

    陸飛也是一路上悠哉悠哉的逛著,他倒不是很急,畢竟拜師可是一件大事,若是拜錯了師傅的話估計就完了,所以陸飛再怎么也要好好斟酌一二。

    不過也就在陸飛走著走著的時候,突然聽見有人叫喚他的名字,陸飛尋聲望去,發現竟然是一群女弟子看著陸飛在那里竊竊私語,陸飛往那些女弟子的旗號上一看,頓時滿頭黑線,這些女弟子看著陸飛,似乎覺得陸飛很好玩似的,不斷的對陸飛招手,讓陸飛來這里他們給陸飛特權可以直接進入。

    對此陸飛苦澀不已,因為那面大旗上面寫了三個字,紫閣殿,開什么玩笑,那里可是葉香的地盤,并且女弟子居多,陸飛打死也不會去那種地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蓋世刀霸》之 第531章 打廢是作者沒腳的鳥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蓋世刀霸》之 第531章 打廢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蓋世刀霸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沒腳的鳥寫的《蓋世刀霸》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蓋世刀霸》之 第531章 打廢是作者沒腳的鳥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蓋世刀霸》之 第531章 打廢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蓋世刀霸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沒腳的鳥寫的《蓋世刀霸》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蓋世刀霸最新章節- 蓋世刀霸全文閱讀- 蓋世刀霸txt下載- 蓋世刀霸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531章 打廢】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蓋世刀霸】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蓋世刀霸》書迷評論

  • 盜圣傳奇最新章節

        國家處危難,男兒握長矛。
        ------------------------------
        刀光劍影中,鮮血染黃沙。
        ------------------------------
        縱橫八百里,跨馬戰異族。
        ------------------------------
        血戰決天下,不枉穿越行。
        ------------------------------
        四百年輪回明之末,一朝穿越救蒼生。血染江湖追命劍,明月十步奪劍譜。一身錦衣戰疆場,策馬便能定乾坤。家國處于危難中,凌云怎能惜如命。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壯十萬軍。一劍一酒一江湖,不枉穿越醉今朝。

  • 噬骨絕戀:神醫美徒最新章節

        什么?25歲輕熟女穿成13歲少女,不僅年紀“縮水”,還樣貌巨變,傾顏絕世,身材火辣,活脫脫一紅顏薄命像!你是要老娘死呢,還是死呢!還好老娘收了六個天資美徒,個個聰明絕頂,武功蓋世,冰山冷情,霸道陽光,溫潤儒雅,要什么型有什么型!且看老娘和六個深藏不露,背景雄厚的絕世美徒,如何在泱泱古代強強連手,斬小三,撕渣男,搶皇權,戰武林,最終譜寫一段忘川美戀!

  • 九霄圣尊最新章節

        家族希冀,遭妻子無情滅殺。卻重生成一廢柴少年,繼承上古遺愿,從此鷹翔九天,俾睨天下,成就九霄圣尊!

  • 丑妃有毒:皇子,你太壞最新章節

        上輩子身處陰謀漩渦卻不自知,親人親手將她送上了地獄血路再見,上輩子和她為敵的皇子,卻成了她的新郎他,低聲說道:我的王妃,這樣叫你,可還心心念念著我的皇兄?重生血路,她為的就是虐渣到底表妹害她,分分鐘讓你自食惡果姑母算計,一招手讓你破財難堪皇子謀害,揮揮袖讓你見識毒蟲四起使臣折辱,彈指間讓你陣亡哀嚎臥槽?你們要聯手放大招?那就看看是鹿死誰手了十皇子卻是忽然一笑顛倒眾生:王妃,咱們奪天下可好?

  • 童話系列最新章節

        我到底在尋什麼?
        我在夢里這般低語呢喃著┅
        在那遙遠的另一端,就有我所追逐的童話結局嗎?
        內心深處的迷惘,由不斷的由幻想撫平┅
        不斷的追尋著答案┅
        愿能預言明天,愿幻想成真,讓夢不醒┅
        就算是個謊言也好┅
        就讓公主與王子,永遠幸福快樂┅
        就讓現實的苦澀遠離我┅
        讓夢┅不再終斷──。。。
        你夢到了什麼?
        是屬於你的童話嗎?

  • 夜帝的第一狂妃最新章節

        一個是不受寵的大小姐,受盡欺辱,猶如草包,是左相府的一大笑話。一個是癱瘓在床的王爺,曾經的風云名聲盡化泡沫,只能躺著過完一生。當兩人因一紙賜婚牽扯到一起時,他們成為了整個國家的笑柄!可是,打小三,翻圍墻,盜國寶,攪皇宮那位是草包大小姐?找小三讓她打,搬梯子讓她爬,國寶當草讓她偷,皇宮當集市讓她玩的那位是癱瘓王爺?exm?這是一個寵之又寵,愛到下不了床的故事。

  • 甜心蜜愛:老公大人請節制最新章節

        一場陰謀,讓皇延陪酒女安笙落入連城霸道總裁陸彥陸男神手里,他寵她愛她,卻也虐她恨她,“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怎么能讓我如此癡迷于你,簡直豈有此理!”安笙無辜吐舌,她調皮可愛機靈搞怪招人喜愛也是她的錯了?

  • 奇門醫仙最新章節

        三年出一個秀才,十年出一個江湖猛人,百年出一個大妖,他能驚天動地,顛倒眾生,令異性追捧,讓同性誠服,敵人雖恨不得啖其血肉,亦難掩對其欽佩之情。李運就是這樣的妖孽,手執萬物鼎,橫掃八方,與神秘強者作戰,不經意間挖出世間最大的隱秘,那個屬于神魔的領域!在他的一生中,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從校園到戰場,美女紛至沓來,可他有種錯覺,仿佛從未擁有過某位女子,在這夢幻中,他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 盛世驚凰:殿主的絕世寵妃最新章節

        殺手之王穿成背負廢柴傻子之名的世家嫡女,她如鳳凰涅槃,震撼世人。神器隨手撿,神獸接踵來。煉丹,別人一爐一顆她一鍋;煉器,別人一把兩月她半天。馴獸,她有神獸壓陣;比武,那更好,姐又能動筋骨了。惡毒女挑釁、白蓮花陷害、花美男追求、心機男算計,看姐怎么見招拆招,輕松應對!咦,隨手撿的小屁孩怎么長大了?紅衣時邪魅入骨,白衣時淡漠出塵。可是,好好的美男子,怎的一見她就賣萌耍乖信手拈來了呢?“哎哎哎,小屁孩你干什么,我是你姐,你卻想泡我?”“什么姐,本殿可從沒承認過,娘子,春宵苦短,還是快快睡覺吧。”

  • 逆勢崛起最新章節

        本書以男主角——某大學校長林飛揚臨危受命,調至一所管理混亂、生源日益下滑的大學任黨委書記為線索,通過其一系列經歷和遭遇,揭示出權力尋租、人浮于事、學歷造假、買賣論文、師徒門派、學術不端等隱藏于大學內部的各色不正常現象。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林飛揚上任之初,迎接他的卻是一道又一道的難題!他沒點著火,卻被各種明火、暗火燎烤的坐臥不寧。在經歷一系列想所未想的困難之后,在了解了學校越來越多的歷史之后,林飛揚越來越意識到自身肩負的歷史使命,時代的使命,黨的使命,于是他決定背水一戰,把挑戰變動力,把困難當機遇,克服重重阻力,負重前行,經過幾年的治理,到任的學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全國生源萎縮的前提下,該學校生源不降反升,聲譽日漸興隆,他個人也被調至更高的官途,實現了個人和學校的逆勢崛起。

  • 竹林聽風雨最新章節

        玉鏡大陸本是五大家族,戰神野心,先滅幻族后滅朝國,而此時玉鏡大陸也危機四伏,究竟是陰謀還是無奈,誰的面具下隱藏著嗜血的本性。

  • 威龍霸天最新章節

        他,被一個邪惡的靈魂附身,在危機時刻拯救了青梅竹馬,卻被誤解,遭到退婚!他,戰勝了邪惡靈魂,竟然還得到了一個神器!他,發現自己竟然是轉世重生,上一世的他在玄靈界是煉丹天才,卻為了給死去的妹妹復仇而與敵人同歸于盡!他,就是傳說中的“亂世魔星”!

  • 超級附身系統最新章節

        周正的世界改變了。從一個女鬼想要吸收他的陽氣開始。從一個古代雄魂附身到他身上幫他斬殺這女鬼開始。從一個神魔附身系統在他體內霸氣開啟的時候開始!周正說:要相信科學,反對迷信。系統說:MMP。鄭重聲明:本書完全虛構,書中出現的任何人、事物、地名都和現實無關,請勿對號入座,如有雷同那簡直太巧了

  • 魔后無雙:逆天元靈師最新章節

        縉國平陽侯府四房幺女慕清嬈,因父母身份卑微,自小受盡欺凌。父親離世,她背上克親之名,母親病重,她忍辱負重為保全母親康健。母親離世,她了無牽掛,韜光養晦,厚積薄發!闖魔鏡,入蒼虞,斬靈魔,惹妒火!前面的一條路,荊棘叢生,她卻再無顧忌,手中持劍,任人伸手砍手,伸腳砍腳!當重復無數次的夢境中,第一次多了一個男人的影子時,一切都開始變得不一樣。開靈識,得寶劍,收惡靈,砍奸人,再回國都,她是蒼虞棄徒,更是誰都不敢得罪的尊主……

  • 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婦最新章節

        賈二妹今天來大姨媽,不想洗衣做飯不想翻進豬圈鏟豬屎,她偷了個懶,掏出一支英雄牌鋼筆給丈夫寫訴苦信:自打嫁入你們向家,我就沒睡過一個好覺,每天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是糊糊,干的是牛活;你爸媽、嫂子欺負我,姐姐妹妹擠兌我,還有一對兒女吃牢了我。如果我不是穿越過來的,早就上吊跳井喝農藥了。你家媳婦真難做啊!賈二妹暗搓搓地把筆一甩,麻蛋,有這抱怨的閑功夫,老娘干脆上部隊找他一哭二鬧三上吊去!

  • 疼你一輩子最新章節

        八歲那年,她是秦家大少的小跟屁蟲。秦御視她如眼珠子,捧著慣著,秦婳以為他會寵她一輩子。可是后來……十八歲生日那夜,窗外疾風驟雨,她是秦家大少身下的玩物,被他攥在掌心,肆意羞辱。秦婳以為這場噩夢永遠都不會醒。直到她遇見了那個男人……那個男人披星戴月而來,喂給她裹著糖衣的毒,將她的生活攪得天翻地覆。

  • 尖叫游戲最新章節

        我是一名靈異調查局的調查員,那天,我大學時代的同學找到我,她和我說,她的公司里面,發生了一場恐怖的死亡游戲。
        當我和她前往她們公司調查時,我才發現,我陷入了一個巨大的謎局中…
        (忠臣的告誡大家,有些游戲,不能亂玩!因為,會…死人的!本人qq,)

  • 不二朝最新章節

        她是女扮男裝的小王爺,也是大秦昭告天下的太子,卻在狼子野心的容宿面前當了一輩子的小綿羊,連喘口氣都不敢大聲的那種。    重活一回,秦韶覺得自己上輩子吃了太多的苦,應該盤算一下,怎么讓大灰狼吃點苦了。

    本章內容提要:
    ...    “呵呵,怎么樣還有招嗎?若是沒招的話,我可要出手了,希望你待會兒不要跪在我面前啊!”陸飛以牙還牙,把剛才文晃對他說的話,一并還了回去,文晃聽到這里只感覺一陣面紅耳赤,但是他心中的驕傲絕不,允許他這樣認輸,只聽他發出了一聲劇烈的咆哮聲。     “還沒結束,你給我去死吧!”文晃徹底的怒了,只見他一只手上環......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有新加坡快乐8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