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盡冬臨,清風冷冽,一邁出門,寒流則席卷滿身,李懷信自小畏寒,一入冬,房里的爐火就生得跟暖春一般從不停熄,直燒完倒春寒才會撤碳。他也不是所謂的體虛怕冷,就是單純的嬌氣,身嬌肉貴至及。不惜花掉一顆金珠,雇了輛寬敞舒適的馬車,里頭錦被暖爐一應俱全,又為自己換了身銀線滾邊的白衣錦緞,外加一件皮裘,銀冠高束,墨發長披,換完了裝束,再人模狗樣的往馬車里一坐,氣質就尤為懵人。貞白揭開簾子時,就瞧見了這么端莊齊整的一幕,差點以為揭錯了車簾。

    “愣著作甚?進來,把簾子放下,寒氣都鉆馬車里了。”李懷信端著張臉,高貴冷艷的掃她一眼,又在心里沒好氣的補了句:想凍死誰?

    貞白正欲上車,身后有人喊:“道長,道長。”

    她回過頭,放下簾子。

    趙九氣喘吁吁躥至跟前:“道長,這就要走嗎?”

    “嗯。何事?”

    “沒事。”趙九擺擺手,把一紙袋東西塞進貞白手中,說:“我做的灌湯包,還熱著,算是送行吧,一點心意,你帶著路上吃。”

    熱騰騰的紙袋暖著掌心,貞白擰起眉,看著面前這個毫不相干的人,心底微微軟了一下,不知是何滋味。

    她領了這份情,道了聲多謝。

    趙九笑得格外憨厚:“不謝不謝,你一路保重啊,要是哪天還回來,記得再來吃我做的灌湯包。”

    貞白應下,上了馬車。

    車輪行駛遠去,趙九對著馬車揮手道別,剛轉過身,就被站在自己身邊的小丫頭嚇了一跳,捂著心口道:“哎喲娘誒,我說,嚇死個人了,你什么時候站我旁邊的,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一早盯著遠去的馬車,嘀咕:“走了啊。”

    “啊。”趙九答應了一句。

    “他們一起走的誒。”

    “是啊。”

    一早感嘆:“那我也該走了。”

    “走吧,回家去,別在外頭瞎溜達,當心你娘找不到你。”趙九說完就往回走。

    一早驀地轉過身:“大叔。”

    “誒。”趙九駐足。

    “我沒有娘。”

    趙九一愣:“什么?”

    一早彎起月牙眼,笑露出梨渦。

    把趙九看得一陣心酸:“那你爹呢?”

    “也快死了。”

    聞言,趙九倏地一怔:“啥?是生病了嗎?病了就看大夫啊。”

    一早搖搖頭,她舉起手腕晃了晃,說:“他聽見鈴響了。”

    趙九莫名其妙:“聽見鈴響怎么了?誒,你這鈴鐺不是不響的嗎?!”

    一早笑了笑,背著手轉身就走,拋下一句:“是啊,不響的,大叔,你是個好人。”

    趙九盯著她背影,喊:“誒,丫頭,你去哪兒?”

    一早沒說話,慢慢朝馬車的方向走。

    趙九戳在原地,又喊:“別亂跑出城,去給你爹請大夫。”

    一早沒回頭,依舊往城門走,趙九盯了片刻,直到那小小的影子漸行漸遠,他才嘆了口氣:“野丫頭。”

    ……

    馬車駛出城門,輪子碾過一處凹槽,輕微顛簸了一下,貞白捂住那袋冒著熱氣的灌湯包發怔,腦子里突然就閃現過某個人,提著一包糖炒栗子走進不知觀,往她手里一塞,袋子都是熱烘烘的。

    她問:“什么?”

    那人彎著眼角笑:“糖炒栗子,吃過嗎?”

    “不用。”她說,帶著疏離的回絕。

    那人卻道:“一點心意,收著吧。”

    時過多年,她再次收到了別人的一點心意,一個熱心腸的,包子鋪老板的心意。

    貞白打開紙袋,剛要伸手捻一個灌湯包,就聽李懷信“嘖”了一聲:“你剛才牽馬了吧?洗手了嗎?”

    “嗯?”貞白有些茫然的抬起頭。

    “真不講究。”李懷信一臉嫌棄的掏出根錦帕,從壺里倒了點水浸濕,一邊嫌棄一邊遞給貞白:“把你的爪子,擦擦,擦完再吃。”

    貞白抬手去接,不經意觸到對方指尖,李懷信倏地縮回手,跟遭瘟似的,緊緊拽回了錦帕,又在貞白莫名其妙的注視下,毫不客氣的把帕子甩在她身上。

    貞白:“你……”抽什么風?

    李懷信把手縮進袖袍里,忍不住發話:“你,以后拘著點兒自己,別總對我動手動腳。”

    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方才觸到了對方的貞白,直接懵圈了。

    李懷信迎上她疑惑的目光,心中冷哼:裝!

    又不是二八年華的閨中女,頂著那張成了熟的尸僵臉裝懵懂,真是一點兒都看不下去。

    李懷信干脆偏過頭,眼不見為凈。

    馬車簸了一下,李懷信慣性的護住榻上的骨灰壇,往里推了推,抬頭喊:“誒……”

    貞白正埋首擦拭指尖,沒有反應。

    “那誰……大姐……白大姐……”

    貞白停下手里的動作,扭過頭:“叫我?”

    李懷信頷首,指著貞白的對面說:“你坐過去,留這邊我要伸腿。”

    事兒真多!

    貞白順從的坐到對面,李懷信則抬起腿,剛要架在軟墊上,又驀地縮了回來,他掃一眼貞白,自行坐起身,彎下腰去拔靴子,拔完了往后一靠,雙腿交疊著架在軟墊上。剛臥下,就跟被針扎了背似的,他“嘶”地一聲又彈起來,動靜不小,貞白實在無法忽略,不禁抬起眼皮,就見李懷信直直盯著他自己的五根手指頭,一驚一乍地道:“長倒刺了。”

    貞白愣了一下,懷疑自己聽岔了,長倒刺多尋常一件事兒啊,至于這么一驚一乍的?

    李懷信攤開另一只手,細瞧過指甲蓋的邊緣。

    貞白許是被他感染了,忍不住垂下眼簾,視線落在他指尖,甲蓋光亮,貝殼一樣,扣在根根纖長的指尖上,透著淡淡蜜粉色,委實漂亮。

    他說:“剪子。”

    這馬車上哪來的剪子?!貞白把手里的錦帕放下,冷淡答:“沒有。”

    李懷信的王子病一犯起來,就講究得要命,他不但講究自己,還講究別人,然后不滿的擰起眉,目光落在貞白手上,很挑剔的模樣。

    貞白被他挑剔地看著,雙手居然有些無所適從,也忍不住垂頭查看自己的指尖,并多此一舉的問出了口:“看什么?”

    她手指很細,因為蒼白,顯得格外潔凈,像晨霜,像冬雪,然而沒有血色,又像病了一場,垂在玄色衣袍上,形成鮮明的差別。李懷信挑不出毛病來,收回目光的同時,順手抽了柄劍,大材小用地去刮指尖那根倒刺。

    貞白沒見過這樣的人,明明是神經質的胡鬧,卻有股理直氣壯的倨傲,乖戾恣意。單看面相,眉眼之間,貴不可言。

    李懷信被她瞧得蹙眉,剃完倒刺,很是不悅的把劍插進劍匣,一撩眼皮:“看什么?”

    看面相。但貞白沒多言,瞥開視線,這在李懷信看來,就是心虛的表現。

    馬車駛出官道,轉行泥地,一路凹凸不平的顛簸,李懷信嵌在軟墊里,又墊了床被褥在身下,還是被晃得頭暈目眩,許是因為體虛,又舟車勞頓,咬牙挺到暮色沉沉,整個人就跟散了架一樣,難捱極了。他堅持不住,可現在荒郊野嶺的,還需趕上四五個時辰才有人家,便只好把馬車歇在半路,休整片刻。

    貞白一直在閉眼打坐,隱約間聽聞一串響鈴聲,好似相隔甚遠,縹緲著傳來。她倏地睜開眼,盯住李懷信,后者剛從軟墊中支起身,一臉倦容的伸手去夠靴子,冷不丁對上貞白的目光,他頓了一下,右腳鉆進靴筒里。

    貞白突然問:“你聽得見嗎?”

    “什么?”

    “鈴聲。”

    李懷信凝神細聽,外面除了馬的喘息和馬夫拔掉壺塞咕隆咕隆喝水的聲響,萬籟俱寂:“哪來的鈴聲?”

    “難道你到長平,一路被人跟蹤,也不知道?”

    李懷信神色一凜,顯然毫不知情:“什么?!”

    “是個……”貞白斟酌了一下用詞,道:“小女孩,手上戴了串兇鈴……”貞白簡明扼要的闡述了這兩次見著那小女孩的經過:“方才,我似乎又聽見了鈴聲。”

    李懷信擰緊了眉:“為什么我什么都沒聽見?”甚至一點覺察都沒有。

    貞白道:“兇鈴催人命,若聽見了,就兇多吉少了。”

    “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李懷信一噎,轉了話頭:“你聽得見?”

    “嗯。”

    剛要問為什么,就立即打住了,說的是催人命嘛,她又不是……人!

    李懷信遂道:“也就是說,她還跟著?”

    貞白頷首。

    李懷信伸手摸到劍匣,貞白順勢在劍匣上輕輕一壓,問他:“干什么?”

    他手腕一陣吃力,竟有些抬不起來,不由地咬牙:“逮了來問問,跟著我作甚?”

    “問了。”貞白收了手,一本正經地復述:“說是因為,你長得好看。”

    許是貞白說這話的時候太過嚴肅,李懷信一瞬間沒反應過來,待他咂摸過味兒來,扭過頭,瞇縫了一下眼睛,有股迫人的氣勢:“你信么?”

    貞白仰起頭,還未待她有所反應,李懷信的手已經從劍匣上移開,重新窩回軟墊中,漫不經心地:“我信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太行道》之 第二十八章是作者不若_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太行道》之 第二十八章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太行道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不若_寫的《太行道》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太行道》之 第二十八章是作者不若_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太行道》之 第二十八章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太行道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不若_寫的《太行道》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太行道最新章節- 太行道全文閱讀- 太行道txt下載- 太行道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二十八章】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太行道】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太行道》書迷評論

  • 嫡女無雙:腹黑小毒妃最新章節

        明明是侯府嫡女,卻遭胞妹陷害,婚前失貞,被父親視為棄子。成婚當日,更被渣夫君囚禁在暗無天日的牢房里。一碗墮胎藥不夠,再加一杯毒酒,在羞辱中被了結一生。光陰往復,一朝重回當年侯府,什么渣妹渣爹渣丈夫通通滾遠點。一個一個,一件一件,當年所受,一定千倍萬倍還給你們!

  • 無 ◆ 瑕 ◆ 的 ◆ 愛最新章節

        登場人物
        靈月∶音樂人,羽涵之師,和綺云是戀人。
        敏杰∶明星,喜歡羽涵,是一名演員。
        羽涵∶音樂人,崇拜靈月,對帥哥特別好。
        光司∶演員,羽涵之友,喜歡羽涵。
        綺云∶超級天后,和靈月是心有靈犀的戀人。
        黎飛∶實力唱將,羽涵的初戀情人。
        彩婷∶歌手,羽涵之友,暗戀敏杰。
        姿夢∶演員,光司之妹,喜歡黎飛。

  • 一紙婚約:白少的專屬影后最新章節

        結婚前,白染墨在她眼里只是一個想要睡的男人,結婚后,白染墨在她眼里就是一個全能男人。她驕傲如刺猬,即使滿身創傷,也會笑得一臉的驕傲,直到遇到了他。他說,“如果你累了,可以靠在我的肩膀上,如果你困了,還有我這個家,如果你想哭泣了,還有我替你擦眼淚。”他說,“如果有一天,你不想要偽裝自己了,我來保護你。”他說,“我愛你,勝過我自己。”他寵她入骨,愛她至深。一日,某記者打電話采訪,“白先生,昨日看到莫小姐與一男子出入酒店,請問是否是紅杏出墻?”白染墨看著某個紅杏出墻的女子躺在他懷里,淡定的說著,“她紅杏出墻的對象,是我。”“莫小姐近日與一個男子拍濕身大片的雜志你看了嗎?”白染墨想了一下,“恩,我拍的。”記者,“……你真有情趣。”

  • 死亡俱樂部最新章節

        這里有詭異的事件,有駭人的地獄,有丑惡的人性,人居鬼所,地獄列車,死亡高校……一個個驚悚恐怖的事件,只對死亡俱樂部的會員開放,死亡俱樂部歡迎您的加入!

  • 農門悍妻最新章節

        李小巧,一朝穿越到古代農村,成為楊三餅的“沖喜”媳婦,面對家徒四壁和面黃肌瘦的家人,她發誓要在古代創出一片天地!她手巧,萬物在她手中化平凡為神奇;她嘴巧,能說會道還能做一手好菜。大山就是寶藏,里面有取之不盡的寶貝;社會就是賣場,動動腦子動動嘴皮,財源滾滾……心靈手巧的她,步步為贏,從村里到鎮上,再到州縣,甚至把買賣做到京都。

  • 明末球長最新章節

        這不是一本打內戰的穿越文3oo人乘坐的一艘星際飛船,穿越到了4oo年前的明末時代,當李向前知曉這一切后,他所想到的,唯有征服。大明,北方俄國,中南半島,印度阿三,歐羅巴,凡是太陽照耀下的土地,都是我中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自古以來……觀江南美女,唱紅色小調,倫敦調教牛頓,讓丫把高數從頭到尾做一遍,還得用中文!欲要馬甲者,請在書評區留言,寫明姓名,職業等等js330

  • 迷霧尋蹤最新章節

        一場突然而來的交通事故,肇事司機卻逃逸。警方和受害者家屬聯手,開始了漫漫追兇歷程,但線索卻一次次意外斷掉,似乎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在操控著這一切...... 張鴻鳴雖不是警察,卻表視出超人的破案天賦,協助警方破除層層迷霧......

  • 歐洲我為皇最新章節

        這是一個出身神秘的少年毀滅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奧匈帝國、法蘭西第一帝國、沙俄帝國和大英帝國的故事……主角死敵:拿破侖、納爾遜、庫圖佐夫、卡爾大公、威靈頓公爵主角頭銜:奉上帝恩典,全世界的救世主,耶路撒冷的守護者,羅馬皇帝,永遠的奧古斯都;意大利國王,希臘國王,埃及國王,約旦國王,敘利亞國王,漢志國王,內志國王,安納托利亞國王,亞美尼亞國王,塞爾維亞國王,克羅地亞國王,摩洛哥國王,保加利亞大公,瓦拉幾亞大公,摩爾多瓦大公,黑山大公,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親王,塞浦路斯親王,科西嘉公爵,巴里阿利公爵,阿爾巴尼亞公爵,利比亞、突尼斯、阿爾及利亞和直布羅陀領主,醫院騎士團大團長,圣殿騎士團大團長js330

  • 回到村里做土豪最新章節

        小屌絲公共汽車上勇斗咸豬手,意外獲得了一個神奇的小寶塔,回到農村承包山嶺,搞種植,建農莊,爬爬山,釣釣魚,泡泡妹子,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大塊吃肉,大碗喝酒,嗯!這才是生活。

  • 雙面嬌妻休想逃最新章節

        她,沈家掌上明珠,不惜一切代價成為了他的妻子,最后落得人財兩空的下場,勢必復仇。
        他,天明霸氣總裁,厭煩商業聯姻卻深陷其中,得而不愛又愛而不得,得知是前妻后,強勢追求甚至默許了她的報復。
        ……
        “那我愿做你的紂王!!”司弦繞過沈雪的腰身,從身后抱緊她,將熱氣呵在她敏感的耳垂處。
        沈雪不急推開他,慢聲回應:“可我不愿做的你的妲己!!”

  • 魂嫁最新章節

        穆清自以為知曉沈霓裳的小秘密——    假裝正經~    沈霓裳知曉有關穆清的最大秘密……    她想,關我屁事~    …………    ★這是一對高智商碾壓低智商,高武力保護低武力的冤家。    ★作者尿性難改,故事慢熱,不喜勿入。    ★留下推薦票的親,作者會默默合十祝福…………    ——————————————————    新筆名初入洞房,請眾親們憐惜~存稿期間親們可寵幸舊文《嫁夫》——感謝月雨流風大大精心制作的封面~~

  • 星光璀璨:總裁別來無恙最新章節

        她是掙扎在娛樂圈最底層的18線小明星。青梅竹馬男友的背叛,讓她同A市金字塔最頂尖的男人聶南笙扯上了關系。他捧著她從18線到最當紅花旦。后來,當A市所有人都以為她就要嫁入豪門時,一場同狗仔記者的追逐較量間她連人帶車掉入江中。再后來,A市顧家二少爺顧云廷的訂婚典禮被人破壞得一塌糊涂。“聶總,我們好像并不熟。”“不熟?”幕后黑手輕蔑的一笑,“喬安熙,我們睡過無數次,你敢說不熟?”

  • 陰陽偵探最新章節

        我叫張小凡,陰差陽錯的成了一名專門和厲鬼幽魂、僵尸邪靈打交道的陰陽偵探。嫵媚性感的女鬼、沉睡千年的尸王、亂葬崗子中藏著的九游厲魄、嗜血的陰魔抽繭剝絲,等我發現了這個世界的真正面目之后,才發現自己已經陷入了一場滔天的陰謀之中

  • 閃婚厚愛:陸少的心尖寵最新章節

        五年前,藍小顏主動提了分手,她以為,他們的人生不會再有交集。五年后,那個男人強勢霸道的出現在她的生活中。“嫁給我還是嫁給我?你選!”藍小顏:“……”于是,她成了名正言順的陸太太。順帶被寵上天!

  • 復仇王妃最新章節

        青悠說,我是你的小尾巴。我說,我知道。青悠又說,縈素,你可知道,我便是那伏羲的最后一世?我含淚道,我不知道,你為何要告訴我。青悠垂下了頭,長長的睫毛覆在臉頰投下重重陰影,他說,因為我不想你死。青悠說完,化為一縷白煙附在我僅有的尾巴上,我聽見青悠說,這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這樣,你就不會灰飛煙滅。

  • 美食大暴走最新章節

        “您的外賣到了。”    你一臉懵逼的看著門外眼神空洞,面容蠟白的紅裙女人,不禁苦笑,    “外賣行業競爭大啊,都開始大半夜扮鬼送餐了..”    結果剛說完,走廊上的燈光閃爍,    女人..不見了..    唯有一句冷冰冰的聲音若有似無的飄來,    “請給五星好評,謝謝。”    (溫馨提示:用餐時不要對著鏡子!)

  • 蟲生:絕命之旅最新章節

        一覺醒來,我來到一間詭異的桌游室。 迷一般的女老板將我送入一個又一個詭異離奇的故事當中,荒島余生、 我與她的賭局,一場接一場,我從未贏過。 我是個將死未死之人,為了活下去,我必須贏那惡魔般的女人一次!

  • 穿越之臨時演員最新章節

        她元朝的安國郡主,第一美人,憑借時光命盤穿越來到六百多年后的現代,機緣巧合下遇到,收藏界翹楚藍云棠,因一枚特殊的戒指能夠起死回生,從而相識巨星沈瑾修。人生就如時光命盤一般的斗轉星移,不知何去何從······

    本章內容提要:
    ...    秋盡冬臨,清風冷冽,一邁出門,寒流則席卷滿身,李懷信自小畏寒,一入冬,房里的爐火就生得跟暖春一般從不停熄,直燒完倒春寒才會撤碳。他也不是所謂的體虛怕冷,就是單純的嬌氣,身嬌肉貴至及。不惜花掉一顆金珠,雇了輛寬敞舒適的馬車,里頭錦被暖爐一應俱全,又為自己換了身銀線滾邊的白衣錦緞,外加一件皮裘,銀冠高......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有新加坡快乐8的平台 重庆快乐10分公司 生讯网配资 黑龙江十一选五的走势 3d定胆杀码 科乐麻将吉林版 手机打麻将赢现金提现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出奖结 最好个人投资理财产品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软件 分分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号 投资理财的方式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开 大乐′透开奖结果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