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等了一會兒,周圍人也看出端倪來,笑意漸止,開始相互探尋怎么回事。

    竊竊私語中,盧風鳴看得著急,他覺著自己若能隔空傳音,一定要讓那沈小姐讓讓步,你既嫁入楊家,往后是要與楊家人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的,何必第一天就鬧得這么僵?

    但他也只能干干想著了,沈芊芊的手舉得發酸,卻一點兒沒有收回的意思。

    又過了一會兒,楊連祁終于抬起了胳膊,一言不發接過了她手里的牡丹紙鳶。

    周遭都松了口氣,甚至那舉鳳冠紙鳶的下人都長吁了一聲,按了一按發酸的胳膊。

    唯獨堂上的楊家伯母李氏不大高興。

    但已經有了臺階下,自然不能再生事,便也只能忍著氣了,接下來入帳以及宴席,盧風鳴不消再看。

    他回到家,閑著無事,來長清齋講述方才見聞,他描繪得有聲有色,卻把駱長清聽得心驚膽戰。

    “他們夫妻倆明爭暗斗,只怕我們與鴻淵坊的梁子也要結下了。”她嘆道。

    小風想了想:“是哦,我想起來了,陳家掌柜陳升鴻今兒在賓客之中的,他當時臉色是很不好看。”

    “怕什么,東西是沈小姐選的,又不是我們故意的。”孟尋接話。

    剛說完,見陸陵從樓上下來,他沒聽見前話,多嘴一問:“故意什么?”

    “師父送了沈小姐一個紙鳶,今兒出了風頭,鴻淵坊丟面子了。”孟尋簡單解釋。

    “什么紙鳶這么厲害啊?”陸陵隨意問著。

    “就是那個啥……”孟尋想了半天,發現他根本不知道師父房間那只漂亮紙鳶的名字,他欲要形容一番,還沒說出口,見陸陵拿了一只蠟,又上樓了。

    他原本也沒多感興趣。

    孟尋不悅地朝駱長清癟癟嘴:“師父,你看他,簡直目無尊長!”

    駱長清暗笑:“你怎么總愛挑阿陵的刺?”

    “那也得有刺可挑不是。”孟尋一挑眉,“二師哥他的心根本就沒放在長清齋上,我怎么沒去挑大師哥呢?”

    “他志不在此不必強求,話說回來……”她四下望了望,“你大師哥呢?”

    孟尋揚手一指:“在院子里削竹子呢。”

    駱長清移步到院子,見那青色身影與一排豎立的竹子若隱為一體。

    她看他神情專注,思緒有一些恍惚,本不想打擾,可才一動,岳瀾就聽見了,他轉過頭來,清淺一笑:“師父。”

    她只好走過去,與他并肩坐在臺階上,聽著蟬鳴隨良夜的微風輕輕飄蕩。

    岳瀾開口:“師父,你找我有事嗎?”

    她躊躇片刻,方問:“瀾兒,你……以后想做什么?”

    “啊?”岳瀾被這話問糊涂了,“我上次不是說過,絕不離開師父嗎,我幫著師父一起把長清齋經營下去啊,或者說……師父你覺得我幫不上什么嗎?”

    她轉頭看向他:“我怎么會是這個意思?”

    岳瀾松口氣。

    駱長清又道:“阿陵如此勤學,我知道他志在朝野,論才情你也不差,你可有此打算?”

    岳瀾聽此話,也轉頭與她對望,他在她面前一貫說話都是輕輕柔柔的,只在上次她把首飾盒拿出來跟他們分的時候,一時情急,說話才重了些。

    此時他沒有情急,但言語里還是不可遏制地減了輕柔,多了堅毅:“師父,留在長清齋,就是我的志向,您不要總是用您的想法來替我的人生做決定。”

    “可……”

    “什么丈夫應縱橫天下,君子該馳騁朝野,這是陸陵的心思,不是我的,世間行行業業,難道市井之中的生活,就不是人生嗎,難道這樣的人生,就一定平平無奇嗎?”

    她一怔,靜靜看著他:“對,是我淺薄了。”

    “師父你并非淺薄,你是擔心則過。”岳瀾連忙道,“總是勞你為我們幾個操心,你大概也不知怎么辦才好,才會如此患得患失,說起來,應當是我們的責任。”

    她又一愣,岳瀾其實說的沒錯,她不知道該如何管教這幾個徒弟,只覺得自己應該照顧好他們的衣食起居,教育好他們的處事態度,盡一切可能為他們鋪墊好往后余生。

    不過,她好像的確忽略了,他們本身自己是有想法的。

    而且,這個瀾兒,為什么總有本事把一切責任歸咎到他自己身上?

    思量間,不覺一花瓣落在頭上,岳瀾伸手,替她拂去。

    她一退,忘記旁邊無倚靠,身子傾斜忽然失去了重心,眼看就要往左邊栽倒,岳瀾急急自她肩頭一攬,止住她栽倒的趨勢。

    她坐正,輕舒了一口氣,看岳瀾在肩頭的手,猶疑須臾,卻不能再躲。

    方才那一退,只是不經意為之,但大概已經叫岳瀾多心了,而此時再躲,怕是他嘴上不說,心里一定也會問:“師父,我哪里做錯了嗎?”

    可是,這回她沒躲,岳瀾卻在她坐穩后就收回了手。

    她有些困惑,怎么越來越猜不透這徒弟的心思了?

    她想問一句你是不是生氣了,但生怕眼前人會回一句:“讓師父困惑,也是我的錯。”想了想,又作罷了。

    而后無話,但又覺不能主動提離開,得等身邊的人先提才是。

    但身邊人沒有要走的打算。

    倒也無所謂,反正長夜漫漫,多坐一會兒是悠閑。

    岳瀾靜默了片刻,道:“前些時日,聽那沈小姐所言,既有婚約,就是約束,關于你的……”

    “我的婚約?”她納悶,“這個我不是早說了么,我不認的,回頭便要去退掉。”她壓根沒把這件事太放在心上,也就沒很著急。

    “可以退嗎?”

    “不是可以,是必須要退。”她保證道,“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說完又覺好笑,自己怎么就用如此信誓旦旦的語氣跟他說此事了呢,好像生怕他不信似的。

    “那萬一……你將來見了那人,十分喜愛呢?”岳瀾不依不饒繼續問。

    “這……大抵不會有這種可能。”她沉靜地搖搖頭。

    往事前因,不彼此憎恨就已經不錯了,還會喜愛?

    身邊的人聽此話,默默看著她,眼中忽而明亮,待她欲細細琢磨的時候,對方又立刻轉了頭。

    岳瀾摘了一片葉,輕輕吹響,落花從頭上拂過,飄入井中,晃亂了一彎月。

    街上的人多數已入眠,沒睡的也緊閉了門。

    這個時候,除了檐下并肩的沉默人,大概只有鬧哄哄的楊家還沒安靜。

    賓客都已經散去,洞房花燭按理說該消停了,但李氏氣還沒消,這會兒人走完了,只剩下自家人,勢必要找回面子,她此時正指著楊連祁的頭憤恨道:“你為何要接她那只紙鳶?”

    她說這話的時候,沈芊芊一個人在百子帳內冷清清地坐著,正堂離這里不近,那邊的話她聽不到。

    楊連祁在堂下回:“再僵持下去,大家都不好看。”

    “今日一事傳出去,外人將來說我們對沈家忍氣吞聲,更不好看。”李氏怒道。

    “一只紙鳶的事兒,不至于……”

    “這才新婚呢,剛進門就敢這樣明目張膽地作對,往后豈不是變本加厲?”李氏憤然甩袖,“不給她一個下馬威,她是不把我們楊家當回事,祁兒,今晚你就在此,不要去你那院子了,晾她一夜,也叫她知道,你沒這么好欺負。”

    話才落,旁邊的婆子立刻道:“夫人,這不妥啊,新婚當夜新郎不入帳,傳出去外人是要恥笑新娘子的。”

    “要的就是如此。”李氏橫眉,“祁兒,我的話你聽是不聽?”

    楊連祁輕咳了幾下,悶聲點頭:“聽。”

    “那便是了。”李氏笑起來,起身出門。

    人去后,楊連祁走進后堂內閣睡下。

    天亮后,長清齋才剛開門,便見一粉裳女子攜一丫鬟,大步流星地走進來,正是沈芊芊,這次沒坐轎子。

    駱長清詫異,就算她沒成過婚,也知道這個時候,新嫁娘應該在夫家挨個兒拜長輩的,即便楊家長輩少,其中敬酒奉茶各式繁文縟節,她也不至于這會兒有空出來。

    沈芊芊走進來后,利落地拉起她,開門見山道:“駱妹妹,我來找你做紙鳶,就你給我的那個牡丹紙鳶,你再給我做……一百只,我定要把我住的院子掛滿不可。”

    駱長清聽出她在說氣話,不解地向她身邊丫鬟看了看。

    丫鬟解釋道:“姑爺昨晚沒入帳,我們小姐白守了一晚上。”

    “啊?”這個她就不明白了,你不是不喜歡楊少爺嗎,他不入帳不是更好嗎,難道跟不喜歡的人能做到毫無介懷的鴛鴦交頸嗎?

    沈芊芊看出她的疑慮,嘆口氣,拿出張紙箋往桌子上一甩:“房中事那應該是我與他私下商議,和衣而眠不與外人道便是了,他這般明明白白的不來,傳到我爹娘耳中,挨罵的不是他,反是我,哼,不來就不來,還裝模作樣托人傳了張字過來,叫我早些休息,這不是故意看我笑話嗎,我焉能休息得了?”

    紙箋在桌子上疊著,駱長清不方便打開來看,只是看到這張紙疊得四四方方的,十分規整。

    沈芊芊發了一通氣后,收回紙箋,言語稍有緩和:“他既然如此,我也講不上什么禮數了,今兒偏不與他一并拜他楊家長輩,我出來避避風,順便,剛才跟妹妹說的,再幫我做一百只紙鳶,就和那只牡丹一樣,你要多少錢都可以。”

    她暗暗搖頭,深知再不能由著這位大小姐的性子來,若不是上回思慮不周把那牡丹紙鳶送給了她,或許就不會有這些事情。

    而且,那紙鳶她是不能再做的。

    但這兩個原因都不能說,前者沈芊芊聽不進去,后者不方便對外人講,她想了想,尋了其他理由推辭:“這么多,我們人手有限,做不出來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且共東風放紙鳶》之 第六章 冤家是作者二月春風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且共東風放紙鳶》之 第六章 冤家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且共東風放紙鳶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二月春風寫的《且共東風放紙鳶》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且共東風放紙鳶》之 第六章 冤家是作者二月春風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且共東風放紙鳶》之 第六章 冤家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且共東風放紙鳶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二月春風寫的《且共東風放紙鳶》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且共東風放紙鳶最新章節- 且共東風放紙鳶全文閱讀- 且共東風放紙鳶txt下載- 且共東風放紙鳶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六章 冤家】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且共東風放紙鳶】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且共東風放紙鳶》書迷評論

  • 最怕與你相見恨晚最新章節

        這是一段以音樂為背景的愛情故事。rn姚婕瑩因為一次偶然的失誤,與當地一家小型LIVEHOUSE結緣,和荼界樂隊貝斯手KT相識,相愛。rn情路漫漫,真愛難填,平凡又波折的愛戀能否修成正果?

  • 血魔傳奇 (原:追憶莽荒歲月)最新章節

        一部玄幻騎士神魔題材的小說
        神怪、懸疑、奇情、驚聳、史詩就是這本小說的原始風格

  • 豪門梟寵:大叔撩上癮最新章節

        她傻呵呵笑,“軍長先生,你老牛吃嫩草,吃的還習慣吧?”他看著身下小臉兒緋紅的她,慢悠悠回,“老子不是牛,老子不吃草。”“唔?”“老子只吃肉!”而且專吃她這個小鮮肉。遇見龍夜宸那年,蘇盛夏十七歲,地點嘛,有點特殊,于是她看到了軍長先生龍夜宸的下半段風光;她使出渾身解數色誘制服美男,龍爺卻輕輕挑起她下巴,“小同志,我是你三shu。”三你妹!十八歲,她鄭重警告他:“我看上你了,很認真。”這個小丫頭,是龍三爺人生唯一的敗筆,也是他最大的驕傲。既然放不下,忘不掉,那就一輩子寵著吧!盛夏良辰·梟寵成癮“穿軍裝了不起啊?真以為自己能震住百萬雄師了?哼~”“震住你就夠了。”“我又不是你的兵,不歸你管!怎么?想罰我跑圈兒深蹲俯臥撐?”他

  • 少將的豪門悍妻最新章節

        京都最年輕的少將大人沈家大少,俊美無雙不近女色,傳言都說他好男風,伊羽珩不明白,那么眼前這個對她窮追不止的霸道又愛吃醋的男人又是誰?看著眼前一本正經說著污話的人,少將,說好的高冷呢?伊羽珩VS沈亦宸伊羽珩挑眉問道:“你是官我是匪,你確定我們還要在一起?”沈亦宸痞痞的笑著:“媳婦,乖職場上有我護著,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床上聽我話,床下你最大!”伊羽珩滿臉黑線“真該讓你手下的人看看他們的首長是怎樣的一個人!沈亦宸摟過伊羽珩深情認真臉說著“媳婦,我只對你流氓!”

  • 仙君有令:小妖入懷!最新章節

        “趙合歡,我好像愛上你了,怎么辦?”柳下,白肅簫嘴里叼著根草,笑得一臉曖昧。“趙合歡,別赴約。算我求你別出現。”凌淵低著頭,緊握著自己的雙手,完全沒有了一代魔君的樣子。“合歡,若天下負你,還有我。”一代君王展軒望著遠方,輕聲而又篤定地說道。“我以三界掌門身份命令你趙合歡!給我站住!”“所以,堂堂三界掌門人要給我一妖女寬衣解帶沐浴更衣?”合歡笑得一臉嫵媚。莫天別過臉去,憋了良久:“過來!到我懷里來……”天下又如何?早已淪陷你的醉人笑渦……

  • 極品小農民最新章節

        偷看村花洗澡的秦樂意外得到了傳說之中的山之心,從此他的生活不一樣了,養養魚,治治病,看不順眼的惡霸出手教訓下,各類美女紛至沓來,讓他在村子里的生活再也不一般。

  • 玄關最新章節

        盤龍鎖關,玄關鎖道,道鎖仙;天地始于混沌,終于混沌,因果繚繞,輪回相伴,何以長生?問盡頭為何物,遙指封仙。js330

  • 逍遙始神最新章節

        傳說:眼眸之中如果會浮現大陸影子的眼眸,便為神瞳!神瞳之主,乃為大乾坤主宰者!平凡在無意中得到了兩個機緣,一是巨頭的傳承,二是神秘眼瞳的出現。從此,他開始逆天改命!他帶領著一個金色的猴子走向了非同凡響的成長之路!一支翠綠色的槍笛吹響了逍遙大陸的戰意!一個雕像讓凡界沸騰了!雕像乃法界巨頭——空間法者的頭顱熔煉而成!一尊青鼎讓法界顫抖了!同時也讓尊界驚喜了!青鼎為法界本源,擁有者可以坐擁尊界的渡劫神鼎!可以無視尊劫!時間一到便可以進入仙界!成就仙人!一顆專屬于他的仙界主宰心讓仙界中的巨頭紛紛飛升神界!神界巨頭親身下界追捕仙界主宰心!進入神界后,神眼的秘密逐漸泄露在眾人的心中!

  • 圣手甜妻:腹黑總裁深深寵最新章節

        在她六歲那年,因為父母恩仇和他以及他的整個家族,十六歲她再度遇見了他,卻不想自己救的那個人居然會是復仇家族之子,時隔多年的再度相遇,讓她對他恨之入骨。可是墨皓沐,為什么冥冥之中,他總是對她戀戀不舍,而她究竟是對他又該愛還是恨?讓林雨薇迷惑不解的是,她那雙曾經拿著手術刀的手,她又是否會忍心殺了他,只為了當年那未解的宿世情緣……

  • 村野小神醫最新章節

        鄉村小子楊小樂,機緣巧合服下家傳神丹,參悟上古醫書,從此開始攜一身通玄醫術,在小常村大搞種植業,旅游業,同時還有各路美女相伴,一介平凡小農民,開始他那牛哄哄的逆襲之路。

  • 劍主八荒最新章節

        《精品玄幻,熱血逆天!》八荒仙域,自古正邪不兩立!何為正?何為邪?面對世間萬化!我自一劍凌蒼穹,唯信手中一劍!(讀者群:579603753,兄弟們可以加一下!!)

  • 史上最坑女神最新章節

        一次冥想導致靈主覺醒,以為可以走上人生巔峰的方林,卻發現掉入變系靈主的深坑。

  • 醫妃傾城傲嬌邪帝,強勢寵最新章節

        被親姐妹賣給乞丐侮辱致死,再睜眼,她是來自21世紀的殺手,草包廢物?不能修煉?不存在的,她專長就是踩渣男,虐綠茶更是信手拈來。等等,哪里來的妖孽王爺,她殺人他遞刀,她放火他添柴,一言不合就把她寵上天,上古神器,頂級神獸,絕品丹藥說送就送,她照單全收,卻突然有一天,傲嬌王爺化身腹黑狼,“愛妃,收了本王那么多聘禮,以后可就是本王的人了。”某女無語,“能退嗎?”某男霸道,“不能。”

  • 英雄聯盟之兼職主播最新章節

        英語老師:“你們的體育老師病了,這節課上英語課。”    某同學:“老師,體育老師站在你后面呢!”    蘇晨:“.......”    A同學:“我的瑞文光速QA是我體育老師教我的。”    B同學:“我的幾何酒桶打法是我們體育老師給我們上數學課的時候教我的。”    蘇晨:“......”

  • 牧師和魔神契約了最新章節

        龍嶺“你和我簽訂契約究竟是為了什么?”
        魔神“為了和你結婚呀。”
        龍嶺“麻煩你再說一遍,我剛剛沒有聽清楚。”
        魔神“請和我結婚!”
        龍嶺“魔神和牧師能在一起嗎?”
        魔神“誰說不能我就把誰滅掉。”
        龍嶺“……”
        因此,關于一個牧師和魔神的故事就此展開了,一個攻擊力爆表的牧師和一個善良的魔神之間閃出的火花。

  • 夢入芙蓉浦最新章節

        姜初南本是一名小職員,卻在看完一本小說后意外成為東夏國公主,隨著白璟、黃佳映、秦承霄、姜翎爍等人的出場,讓她在收獲友情、愛情的同時也經歷了重重危機,當年事實真相也逐漸浮出水面。并且姜初南和白璟驚奇的發現,當他們同時死亡時,時間將退回一個月之前,那他們又該如何修改命運的結局?

  • 養只寵物是大佬最新章節

        二哥不是當兵的,未婚夫也不是公務員,真實身份是傳說中的驅魔師?!  封苧:雖然有點驚嚇,但聽起來好牛逼的樣子。  可是,新交的朋友是黑客界大佬,就連養的寵物都會說話…她,她還是抱大腿算了。

    本章內容提要:
    ...    又等了一會兒,周圍人也看出端倪來,笑意漸止,開始相互探尋怎么回事。     竊竊私語中,盧風鳴看得著急,他覺著自己若能隔空傳音,一定要讓那沈小姐讓讓步,你既嫁入楊家,往后是要與楊家人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的,何必第一天就鬧得這么僵?     但他也只能干干想著了,沈芊芊的手舉得發酸,卻一點兒沒有收回的意思。     又......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有新加坡快乐8的平台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 黑马股票推荐软件 最好的十大理财平台 保本理财会亏本金吗 河南麻将 能猫四川麻将血战到 安徽快三开奖走势 辽阳微信麻将群一毛群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给力 新浪财经股票首页 1992年上证指数 中国股票指数有哪些 手机麻将下载 福州麻将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号码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