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突然,一把長扇,一粒小石,同時快速飛至,小石擊向黑衣人頸後對口穴,長扇則旋轉著,往刺向柳中鵬的長劍撞來,來勢之快,只在眨眼間。

    就在歸寧堂主一愕之間,那攻向柳中鵬的黑衣人,長劍被震得脫手斜飛而出,同時整個人向前倒下,登時斃命!

    長扇撞開長劍,力道微乏,仍旋轉著飛回擲扇人之手。

    歸寧堂主見黑衣人倒下的同時,口中已喝問道∶「什麼人?」

    隨著長扇旋轉而回的方向望去,不禁吃了一驚,卻又強自鎮定,道∶「我道是誰有這等身手,原來是佳公子到了!這倒失敬了!」

    『佳公子』袁南秀一出現,打斗中的黑衣人盡皆住手退至一旁,等候堂主的吩咐。

    『佳公子』袁南秀搖著長扇進入客棧,也不看歸寧堂主一眼,逕自走到柳中鵬身前,問道∶「柳掌門沒受傷吧?」

    柳中鵬見到袁南秀,心中著實開心,道∶「一點事也沒有,多謝袁公子援手。」

    仇瑩見袁南秀出現,膽子壯了不少,開口道∶「五叔!那個壞小子┅┅」

    一指歸寧堂主,接道∶「會使袁伯伯的奪魂劍法,你抓住他問個清楚,瞧他是那兒偷學的。」

    袁南秀『喔』了聲,這才轉身望向歸寧堂主,問道∶「你會使奪魂劍法?」

    歸寧堂主哼道∶「丫頭胡說!本座使的乃是本幫歸寧劍法,哪是袁申甫那老┅┅老前輩的奪魂劍。」

    袁南秀不理歸寧堂主辯解,對仇瑩道∶「奶先幫恒山派的小師太包扎傷口。」

    仇瑩笑著點頭,走向清心,心中卻想袁南秀替她出口怨氣,好好教訓歸寧堂主。

    袁南秀轉對歸寧堂主道∶「家兄的奪魂劍譜,十年前業已失竊,閣下使的既是奪魂劍法,小生倒要請教!」

    歸寧堂主道∶「本座已經說過,本座使的是歸寧劍法,不是什麼奪魂劍!」

    袁南秀莞爾道∶「如此,小生更要討教了!」

    話才落口,長扇交左手,右手向前一抄,抓向歸寧堂主的檀中穴;歸寧堂主斜身避開,使了一招最為普通平常的『練手劍』,緩緩刺向袁南秀的小腹。

    歸寧堂主使用這等平常的劍式,豈不是欲蓋彌彰?

    袁南秀只一閃一拍,便輕輕易易的避了開去。

    他心知不使殺著,定難迫使歸寧堂主使出奪魂劍法,於是中指、食指一曲,一招探龍取珠,直取歸寧堂主雙目,去勢之快,令歸寧堂主不得不舉劍斬來,一招似是而非的『六魄斬魂』,對向袁南秀直逼而來的指掌,斬將過去!

    袁南秀一笑,避開斬來的一劍,換指為掌,擊向歸寧堂主的商曲穴。

    歸寧堂主一驚,疾使一招似是而非的『歸魂救魄』,旋身一轉,劍由脅旁向後刺去;袁南秀若不收掌,勢必要將手掌往劍尖上送去。

    袁南秀掌力去勢甚疾,只好向後倒縱,避開一劍。

    當他停穩身子,便笑道∶「閣下的劍法確是像極家兄的奪魂劍,只是使法略有不同,不論閣下使的是否奪魂劍法,小生定會與家兄討論結果,屆時定將再訪!」

    側身向柳中鵬招呼道∶「柳掌門!我們走吧!」隨即在前頭領路而行,竟將眾黑衣人當做了死人,未曾瞧他們一眼。

    眾黑衣人未得指示,不敢擅自攔行,而歸寧堂主亦知不是袁南秀之敵,只好任由他們離去,卻在心里狠狠咒罵袁南秀一頓。

    當然,袁南秀是不會知道的。

    佳公子一行五人,遠遠離開歸寧客棧,一路平安。

    出得濟南,仇瑩憋了滿肚子話想說、想問,只是打出了歸寧客棧,一路上不見得有人開口,自己也只好忍著。

    這時既已出了濟南,她是在也忍不住了!

    她先輕嘆了一聲(自然是想引人注目),才道∶「這個歸寧堂主雖然對五叔無可奈何,但這麼輕易被我們走掉,他心里一定不是滋味,想必是在心里狠狠咒罵五叔的。」

    袁南秀明知她是想引人開口,因此只當是沒聽見。

    他太了解這個侄女了!她喜歡與人辯嘴,無論事情大小輕重,有用無用,只要能辯得使對方尷尬,她就能樂上好幾天。

    雖然仇瑩相當尊重袁南秀,但總也希望將他辯倒,這樣她才更有自信,更┅┅得意。

    柳中鵬也知道,仇瑩這個小姑娘頂難纏的。

    但聽她開口說話,說的又是一件別人藏在心里的話,因此忍不住答了她一句,道∶「那又怎麼樣呢?他罵在心里可沒人聽見。」

    仇瑩哼道∶「罵就罵了,管你聽不聽得見,他既然罵了,我們就不該便宜他。」

    柳中鵬一付無趣的樣子,道∶「那奶就該回去討便宜,就不知道人家心里是不是真有罵過袁公子。」

    袁南秀竟禁不住搖頭笑道∶「這也好爭的!他罵歸他罵,我沒聽見,不痛不癢!」

    仇瑩卻仍有話說,她道∶「逼他說實話,問他心里怎麼咒罵你。」

    柳中鵬道∶「怎麼逼?掐著那姓歸的脖子,叫他想些話來罵?那不是自討沒趣嗎?」

    揮揮手又道∶「沒有人這樣去討罵的!真有,那一定是個瘋子┅┅」指著仇瑩問道∶「奶是嗎?」

    仇瑩杏眼一瞪,一個巴掌打了過去,順道「你才是!」

    柳中鵬沒料道仇瑩會賞他這一掌,只好大嘆倒楣,卻一點也不生氣,反笑道∶「天下最毒婦人心!」

    仇瑩不料他這人竟如此厚臉皮,一時沒了輒,竟上前摟住袁南秀的胳臂,不去理會柳中鵬。

    他問袁南秀道∶「五叔!你怎麼知道我們在歸寧客棧?」

    袁南秀腳步未停,道∶「聽說昨天夜里歸寧客棧鬧鬼,所以我便趕來瞧瞧熱鬧。」

    仇瑩詫異道∶「鬧鬼?」

    袁南秀道∶「濟南的百姓都知道,三年前歸寧客棧就開始鬧鬼,從此再也沒有人敢到歸寧客棧附近走動,就是外地來的人,也都住在萬福客棧。不想,偏偏就有人要往鬼店跑!」

    柳中鵬聽他這一說,不禁尷尬了下。

    如果不是因為仇瑩,他又怎會吃不飽又睡不好!

    仇瑩當然不相信鬧鬼的傳說,她問道∶「五叔!你看這是不是那些黑衣人造出來的謠言?」

    袁南秀道∶「正是!我一早到萬福客棧尋奶,雖然沒有尋著,卻聽到昨夜打更的更夫說道,昨夜三更歸寧客棧那家鬼店,有兵刃聲傳出,說是死在那家客棧的江湖俠士,半夜練劍,要去尋仇報復。」

    仇瑩笑道∶「所以你便趕來了!」

    柳中鵬道∶「幸虧袁公子趕到,否則在下便要命喪黃泉了!」

    袁南秀微笑道∶「柳掌門忒謙了!以柳掌門這身功夫,在武林中已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微頓嘆道∶「只是歸寧堂主所使的奪魂劍法,正是貴派『飛虹劍法』的克星,否則以他的武功,絕不是柳掌門的對手。」

    柳中鵬雖然偶而也會自大和胡鬧,此刻倒也謙道∶「袁公子高估在下了!那些黑衣人個個輕功了得,若非有深厚的內力,又怎能練就上乘輕功!」

    仇瑩道∶「是啊!那些黑衣人的輕功,只怕比五叔還高哩!」

    袁南秀道∶「不錯!他們的輕功的確高明,我曾三番兩次跟蹤黑衣人,但總叫他們輕易擺脫。」

    柳中鵬道∶「有一件事倒是相當奇怪,他們似乎只有輕功,沒有武功!只有這個歸寧堂主還有點譜。」

    袁南秀『嗯』了聲,道∶「不過,適才和歸寧堂主交手,發現他內力不濟┅┅這一點,實在教人不解!」

    出了歸寧客棧,已有個把時辰——

    清意扶著清心,跟在柳中鵬等人背後,一直未曾開口,這時清意卻突然焦急的發出『哦哦』之聲。

    柳中鵬和袁南秀、仇瑩三人,本在談論黑衣人的怪異,忽聞清意出聲,不禁停步回顧,只見清心嘴唇發黑,人已暈了過去。

    柳中鵬見此情景,驚嚇之下,忙奔近清心,急速喊道∶「二妹!二妹!」

    見她口唇發黑,知她中毒,隨手點了她周身穴道,卻不知她如何中毒。

    仇瑩俯身檢視清心的傷口,但無發現,只有望著袁南秀搖頭。

    袁南秀拉起清心受傷的手瞧了瞧,微一皺眉,掀起她的衣袖,只見離手臂劍傷處,約莫半公分的地方,有一細孔滲出黑色血液。

    袁南秀自語著∶「傷處怎會有針孔?」

    沉吟了下,道∶「必是與黑衣人打斗中,中了黑衣人的暗算。」

    仇瑩正挨在袁南秀身旁,聽到袁南秀的自語,卻沒聽清楚,於是問道∶「五叔!你說什麼?」

    袁南秀『哦』了聲,道∶「沒事!先給她服下定魂丹試試。」

    仇瑩應了聲,依言給清心服下定魂丹,道∶「不知道黑衣人用的什麼毒,怎會在一個時辰之後才發作?」

    又從懷中取出傷藥,幫清心重新裹傷。

    袁南秀對於清心手臂出現針孔,一直感到懷疑,難道是他判斷錯誤?而事實上黑衣人除了輕功,還會暗器?

    他把目光掉向清意;清意正舉袖替清心拭去額上的汗水,再看身側的柳中鵬——

    柳中鵬竟正以無可奈何的眼神,和怪異的表情望著他。

    他一怔,正想開口問柳中鵬,為什麼用這種怪表情看他?可是,他已問不出話來了。

    他只覺得頸後一陣冰涼,根本不及轉頭,便覺一陣眩暈,這陣眩暈,令得他無力開口,只好瞪著柳中鵬。

    柳中鵬被袁南秀一瞪,心道∶「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的表情,會變成這種樣子吧?」

    袁南秀似乎看得出柳中鵬心中所想,卻也只能微微苦笑,因為他現在連做個表情都難了!

    他們只希望仇瑩和清意,快些發現他們受了暗算,因為暗算他們的兩名黑衣人,正在悄悄起身,準備將他們一網打盡了。

    可是——

    該死!柳中鵬暗罵一聲!

    仇瑩正給清心上藥,渾然不知柳中鵬和袁南秀已受暗算。

    清意亦自凝神觀望清心的傷口,也未發現柳中鵬和袁南秀兩人有異。

    黑衣人得手後,正欲躍出擒拿他們┅┅

    常言道∶「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雖然袁南秀一定是個好人,柳中鵬也未必是個禍害,但他也許是個害人精。

    至少,跟他打交道的,已有一人中毒受傷,一人為他損失了幾顆定魂丹,就連袁南秀也為他中了暗算。

    所以,正當黑衣人得意暗算成功,準備將他們一網打盡之時┅┅

    黑衣人來了煞星,他們┅┅來了救星!

    黑衣人突覺有蘋手從頸旁掐住咽喉,同時有個粗大的嗓子罵道∶「他媽的你奶奶小毛賊,專使這種下三濫的技倆,老子殺了你!」

    雙手運力一掐,兩個黑衣人面目扭曲,口吐鮮血,頭一偏,見閻王去了!

    是吧?

    柳中鵬就是這麼一個害人精,如果黑衣人不是為了要暗算他,又怎會這麼『英年早逝』?

    仇瑩和清意聞聲轉頭,這才知道柳中鵬和袁南秀雙雙中了暗算。

    便在那粗嗓子聲響後,柳中鵬和袁南秀同時雙腿無力,坐倒在地,兩人卻相視而笑。

    仇瑩立即取出定魂丹喂他們服下,卻瞪了柳中鵬一眼,道∶「希望下次換點新鮮的,老是中毒多沒意思!」

    柳中鵬只好苦笑,他也只能苦笑,因為現在,他根本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

    幸好藥效行得快,不須多久,柳中鵬已能開口,他勉強笑道∶「奶該對天道幫的人說才是,他們若是非下毒不可,我也實在無能為力。」

    頓了下再道∶「總不能拿刀架在他們的脖子上,威脅他們拿刀砍我、殺我,而不要下毒,毒不死我。如果真要這樣逼他們,自殺也就算了,費那麼大勁干什麼!」

    仇瑩怒道∶「才說了你一句,一有力氣說話,就這麼嘮嘮叨叨說個沒完,你不說話會死人啊!」

    柳中鵬忙不軼的答道∶「不會!」

    仇瑩罵道∶「你┅┅」

    一句話還沒說完,忽然住口,因為她見到那個,發出粗大嗓音的大漢,已從草叢中站了出來。

    那粗大嗓音的魁梧大漢,殺了黑衣人之後,又動手扒光黑衣人的衣服,然後,又不知從哪里找來一條粗繩,竟將兩個黑衣人掛在樹上。

    柳中鵬見那大漢筆直的往他走來,而此刻他的力氣仍未恢復,只得坐在地上對那大漢拱手,道∶「多謝前輩相救之恩。」

    魁梧大漢道∶「不用謝了!老子也不是存心救你,只怪那兩個小毛賊運氣太壞,老子一生最恨的,就是這種偷雞摸狗,在背後偷施暗算的混蛋東西,那兩個小賊犯了老子禁忌,便是死罪。」

    袁南秀在仇瑩纏扶下,已經站直身子,此時見這魁梧大漢的長相、作風,與傳說中的『反正不通』錢不通相似,心中早已大叫一聲『糟糕』!

    袁南秀對魁梧大漢拱手一禮,詢問道∶「敢問前輩大名!」

    魁梧大漢上下打量袁南秀,見他文質彬彬、書生模樣,不似會武之人,便道∶「老夫錢不通,人稱反正不通。小兄弟可是武林中人?」

    袁南秀道∶「小生只是個讀書人,武功之藝,皮毛未通!」

    錢不通一向我行我素,對於背後偷施暗算的人,沒見著便罷,只要遇上了,必然將其置之死地,而且不分黑白兩道。

    錢不通不認為自己是黑道中人,卻也從不以白道人自居。

    尤其是遇上被列為正派中人者,必是除之而後快,此人非但武功高強,而且十分難纏,得罪之人不計其數,卻無人能耐何得他。

    就因為他不分正反,因此江湖中人便給他取個外號,稱做『反正不通』。

    此人雖是邪得厲害,殺人不眨眼,倒也有一個好處┅┅不是江湖中人,他便不殺,對於書生,他尤其敬重。

    袁南秀不吐露姓名來歷,并非怕了錢不通,只是自己身上毒性未解,無力交手,而仇瑩和清意又決非錢不通之敵。

    錢不通聽他吐言文雅,又是書生打扮,心中自是不疑。

    但見柳中鵬等人皆是勁衣穿著,問道∶「這兩個尼姑、一個丫頭、一個小子,跟你甚麼關系?」

    仇瑩聽他出言無禮,正待發作,袁南秀卻已指著她,道∶「這是舍妹!」

    再指柳中鵬,道∶「這是小生家中護院武師。」

    錢不通看了仇瑩一眼,道∶「好好一個小丫頭不學刺繡,偏要跟人學甚麼武功。唉!可惜!可惜!」

    仇瑩聽得心中有氣,見袁南秀以眼示意,卻也不便發作。

    袁南秀深怕仇瑩一時沖動,惹麻煩上身,於是很快的接口道∶「前輩說得是!」

    微嘆口氣道∶「其實舍妹十分喜好女紅,只是自小身體虛弱,家父這才請來武師,教她練功,也好令其身體健康。」

    錢不通道∶「原來如此!雖然可惜,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轉而對著柳中鵬道∶「你既然是護院武師,功夫定然不錯。來來來!老子會你幾招。」說著便擺起架勢。

    柳中鵬在他們談話間,已經掙扎的站起來,這時聽錢不通要與自己過招,忖道∶「我現在全身無力,哪是你的對手!」眼光卻向袁南秀瞧了去。

    袁南秀道∶「柳承三師父,你既然會武,想來適才那陣毒霧,定是傷你不深,你便和這位錢前輩試上幾招。」

    柳中鵬暗罵道∶「好個佳公子,自己倒像個無事人,卻來對我趕鴨子上架。」

    他故意狠狠的瞪著袁南秀,企圖要袁南秀知道自己正在暗罵他。

    袁南秀東張西望,好像并未瞧見。

    其實柳中鵬心里知道,袁南秀是要他對錢不通虛應一番,不是打不過錢不通,而是目前根本無力對抗。

    所以,他心里雖暗罵袁南秀,口中卻恭敬的應道∶「是!」

    擺了一招人人皆知的起手劍,對著錢不通,道∶「請!」

    錢不通聽袁南秀介紹柳中鵬,又見柳中鵬的昭式,不過是平常的練劍式,便道∶「慢點!老夫不殺無名之輩,你這柳承三的名字,老子從未聽過,你且說說師承來歷,老夫酌情再來殺你。」

    柳中鵬聞言,假裝顫抖道∶「前┅┅前輩原來是要殺我!我柳承三從未出過江湖,怎┅┅怎麼會和前輩有仇?」

    錢不通一聽,氣得跳腳道∶「你這小子居然從未出過江湖?氣死老子!氣死老子!」說完便縱身飛躍而去。

    也不再問清心、清意和袁南秀的關系。

    錢不通一走,仇瑩便冷言諷刺道∶「原來柳大掌門人見了錢不通,便成了縮頭烏龜,從此改名柳承三了!」

    柳中鵬對仇瑩的冷言相諷無可奈何,只有尷尬一笑。

    袁南秀咳了聲,道∶「瑩兒!奶該不是指桑罵槐吧?五叔甚麼時候變成縮頭烏龜了?」

    仇迎急道∶「五叔!瑩兒可沒罵你啊!你可別生氣,瑩兒說的是柳┅┅柳掌門,瑩兒給他賠罪便是!」

    說著便對柳中鵬心不甘、情不愿,卻又無可奈何的道∶「對不起喔!你愛做縮頭烏龜便做,我卻是不該罵你!」

    明著是道歉,暗地里又將他給罵上了。

    柳中鵬又非木頭人,焉有不知之理,只是自己這個悶虧是吃定了,口中只好應道∶「不敢!姑娘責備的是!」

    仇瑩微露得意笑容,瞥了柳中鵬一眼,轉對袁南秀道∶「你瞧!他也自知不對,我說他幾句,他心里反而快活呢。」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江湖奇俠》之 情劍江湖人斷腸 第六章是作者上官芭樂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江湖奇俠》之 情劍江湖人斷腸 第六章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江湖奇俠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上官芭樂寫的《江湖奇俠》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江湖奇俠》之 情劍江湖人斷腸 第六章是作者上官芭樂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江湖奇俠》之 情劍江湖人斷腸 第六章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江湖奇俠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上官芭樂寫的《江湖奇俠》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江湖奇俠最新章節- 江湖奇俠全文閱讀- 江湖奇俠txt下載- 江湖奇俠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武俠修真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情劍江湖人斷腸 第六章】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江湖奇俠】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江湖奇俠》書迷評論

  • 蠻荒仙王最新章節

        我有神秘紫符,煉星芒真氣,我有星河道引,踏仙道萬古,我有脫胎淬體,開身軀秘境,我乃天地異數,掌殺伐之劫,碎裂諸天萬界,開后世乾坤。少年風君漠以平凡之姿崛起于蠻荒,馳騁星河,席卷諸天萬界,最終殺進仙域,開后世之乾坤,成就仙王至尊。rn

  • 全能系統最新章節

        天降神鼎無所不能,煉丹、制寶、合成、烤串……rn?絲出身的杜大鵬獲得這個神奇天鼎后,當學霸又全能,擁有了超強的實力不說,沒事用神鼎煉個可愛寵物討好女神??rn唉……將這破石頭烤了,煉個翡翠球出來給寵物當玩具。

  • 蜜寵1314:腹黑總裁求放過最新章節

        遭遇初戀的背叛,他成了她的金主,她成了他的情人。半夜,門突然被人踢開,她害怕地望著面前的黑影說道:“我是窮鬼,我沒有錢,不信自己搜。”男人瞇著眼睛饒有興趣地說道:“我不劫財,我劫色。”某女被撲倒。好不容易應聘上一份工作,他竟然是老板,他說:“小野貓,你的職責就是做我的貼身秘書,什么叫貼身,自己好好回味一下。”她說,他就是一只野獸,想壁咚就壁咚,想撲倒就撲倒,完全不問一下她本人的意見。他說,野獸和野貓挺配的,都是姓野,原來是一家人。原本高冷腹黑的總裁,一直想要虐她,但什么時候變成了狂寵,還讓自己的形象毀于一旦,變成了一個寵妻狂魔。(寵文,歡迎入坑!)

  • 大叔戀上小蠻妻最新章節

        原本幸福的生活被突然打破,下藥,綁架,強奸。一件件匪夷所思的災難就這樣毫無征兆的出現在她生活中,她想要逃離這個曾經最愛的男人,卻發現根本跑不掉。他用殘忍的方法囚禁了她,在她面前上演著已經排好的戲碼,想重新獲得她的注意,卻不想在無形中已經慢慢地把她推到了萬丈深淵。她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以為那是自己的救世主,卻發現不過是的更大的災難,是足以毀滅她的巨大打擊。等到沉淪其中才發現不過是陷入了一場娛樂圈的陰謀,自己不過是一些人的棋子。想掙脫開來卻為時已晚。最終被早已身心俱創的她該如何在荊棘沼澤中繼續走下去。

  • 醫不小心,錯愛甜妻恃寵而驕最新章節

        在選擇醫學這條道路,注定與其他行業不一樣,稍有不慎便是醫療事故。都說醫大是書呆子,師大是舞棍子,農大是土包子。我想讓大家見識一下不一樣的醫學生。同樣,學醫的孩子們每天都會發生許多開心的或者不開心的事,更能收獲不同的友誼、愛情等等。

  • 穹天星主最新章節

        重生回到八百年前,是一場醒不了的夢?還是一場驚天的陰謀?一階螻蟻拼命修煉,不是為了被這個世界看見,而是為了他能看見整個世界。

  • 鳳簽最新章節

        謝家的七小姐謝鳳卿十四歲的時候抽中了一支命簽,據說抽中這支簽的人都做了皇后。從此鳳卿的生活便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有人想要殺她,有人爭著要娶她。  這是一個封建迷信差點害死人的故事……  這也是一個官家庶女開了外掛,走上人生巔峰的故事。

  • 通靈少女進化論最新章節

        這個世界很和平,很少有人知道有那么一群人默默維護著世界的和平,同不時出現的異靈戰斗,他們擁有通靈之術,有各種各樣的異能,她們稱自己為修者,修身修心。她是東野六隊強悍無比的隊長,看似柔弱戰斗時無可匹敵,本以為只是普通的異靈暴動,誰料巨大的陰謀正一步步逼近……

  • 太古蒼穹訣最新章節

        天玄大陸,修煉盛行,強者為尊。身世神秘的少年秦凡,從這個世界不起眼的角落走出,從一個小小的雜役弟子,一步步成長為這個世界的精神圖騰……肉身的秘密,天地的玄妙。天才的交鋒,熱血的碰撞。無盡的法寶,風情萬種的美女,盡在太古蒼穹訣……

  • 最強禮包系統最新章節

        穿越到異界,陳默發現自己攜帶了一個禮包系統,而且還能看到虛擬禮包,但必須要親自點一下才能開啟,于是乎就坑爹了。路上遇見第一高手九天女皇,胸上有個紅包,到底是點還是不點?我擦,誰把紅包放在女廁所里面啊?到底進不進去啊?

  • 幻想世界大穿越最新章節

        原本的地球,忽然發生巨變。從此,無數神奇的領地悄然顯現。于是,人們都在各個領地不斷增強著自己的力量,以圖去征服世界。那么,我們的主人公,一個碌碌無為的上班族,他又是否可以在這里創造屬于自己的巔峰傳奇?

  • 長女威武,謀亂君心最新章節

        我是阮將軍府嫡出長女,卻淪落得連下人都不如。一場高熱之后,我突然看透了人情世故。只愿此生安定,遠離紛爭。可權傾天下的國師大人,譽滿京都的戰神王爺,都與我扯上千絲萬縷的關系。爾虞我詐的京都他護我周全,水深火熱的宮廷我為他犯險,最后的最后,我才明白——什么情根深種?自古都是情深不壽。

  • 渾天星主最新章節

        大夢初醒,方知世界大不同!    如夢如幻中,一抹星光浮現,張衡的人生開始變得大不同......浩瀚星際......無垠星空......,他要塑造一個屬于自己的永恒不朽神話

  • 男人的江湖最新章節

        一部窮小子的勵志史,有險惡,有正義,有美女……

  • 山河殘卷最新章節

        這是屬于靈修的世界這個世界產生于火的碰撞涅槃真火主生,地獄冥火主輪回地獄冥火落入人間,成為了他的靈根神凰泯滅,涅槃真火變成了她的天賦他們本是一對青梅竹馬,應該兩小無猜的長大可,這個世界總有意外。

  • 閣老夫人馭夫記最新章節

        “閣老,不好了,夫人又在寫休書!”
        顧凜嚇得脖子一縮,“快,快把床底藏的銀子拿出來,都給夫人送去!”
        “對了,還有門口的搓衣板帶上,我這就去主動向夫人請罪!”

  • 總裁嬌妻愛吃肉最新章節

        “如果,要了一個女孩子的初吻,送什么好?”
        “您可以送她口紅,表達對初吻的珍視。”
        “那就給我口紅。”
        “您要哪個色號?”
        “全部。”

  • 我似乎是個神最新章節

        古有神明降臨在這個荒涼的星球。  苦心經營一億年他終于創造出了人類這個種族,但如今他卻被自己的孩子親手封印在死海。  與此同時一粒種子破土而出,陸離悠悠蘇醒。  “嗯?”  “我好像是個神?”  這不是一個正常的故事。  (云陸修士交流群:696046859)

    本章內容提要:
    ...    第六章     突然,一把長扇,一粒小石,同時快速飛至,小石擊向黑衣人頸後對口穴,長扇則旋轉著,往刺向柳中鵬的長劍撞來,來勢之快,只在眨眼間。     就在歸寧堂主一愕之間,那攻向柳中鵬的黑衣人,長劍被震得脫手斜飛而出,同時整個人向前倒下,登時斃命!     長扇撞開長劍,力道微乏,仍旋轉著飛回擲扇人之手。     歸寧......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有新加坡快乐8的平台 从原产地拉香蕉赚钱吗 澳门足球指数加强版 网络捕鱼修改器 球棎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 25选5 鄂州市建飞机场有什么可赚钱 足球指数球探网 支付奖励金怎样赚钱 2019篮球比分网 科乐吉林麻将 下载 1713游戏中心李逵劈鱼 星悦广西麻将 金多利彩票首页 温岭违法赚钱 生肖时时彩 新闻如何赚钱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