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廟里僵持的氣氛一直未見軟化,柳中鵬受人誤會,心中十分氣忿,卻又不得不忍氣吞聲,深怕自己發起怒來,反而把事情搞得更糟。

    柳中鵬懊惱莫名,在心中暗罵道∶「真是一群沒用的笨尼姑!沒想到靜思師太的門下弟子,盡是些不分青紅皂白的家伙,不去找尋真兇,卻來找我這無事人的晦氣!」

    他忍氣問那指證的尼姑,道∶「請教這位師太法號?親眼見了何事?」

    這女尼已有六十好幾的歲數,是靜思掌門的六弟子。她道∶「貧尼清靜!昨夜初更,親眼見施主獨闖敝派掌門師父的修禪房,偷取敝派『采風劍譜』,繼而放火燒了家師的修禪房。」

    柳中鵬道∶「清靜師太真是認錯人了!在下昨夜初更,在這廟內便已身受重傷,如何能往返貴派取譜燒房?」

    清靜哼道∶「施主何須狡辯!你昨夜雖闖敝派,卻也中了貧尼一劍,再受敝派眾師姐妹圍攻,如今你果然身受重傷,便是證據。想你輕功已得飛天瘋傳授,能夠逃至此地,自非難事。」

    袁南秀道∶「清靜師太可否聽小生一言?」

    清靜師太微一頷首,道∶「袁公子請說。」

    袁南秀道∶「小生愿做見證,昨日闖貴派之人絕非柳掌門。」

    清靜道∶「袁公子之言,貧尼本當相信┅┅只是昨夜貧尼親眼所見,奪劍譜之人確是柳掌門。」

    柳中鵬心中激動,忍不住就要發作。

    袁南秀伸手阻止他,道∶「這兩日內,柳掌門一直與小生同行,未曾遠離。至於所受之傷,乃是『無所不為』袁無為所傷。起因卻是由此女而來!」一指紅芙蓉。

    清靜只瞪著紅芙蓉瞧,清思已開口問道∶「柳掌門真是為了女施主,而受袁無為所傷?」

    清思并非不信袁南秀之言,只是事關重大,非問個明白不可!

    紅芙蓉道∶「袁公子說的不錯,柳掌門確是為了小女子受傷!唉!小女子心想報恩,無奈手無縛雞之力。」

    微頓又道∶「在眾位來此之前,小女子曾見袁公子取出師太所說的『采風劍譜』,只不知那是否就是師太您所要尋找的?」

    清思還在細思紅芙蓉的話,清靜已開口問袁南秀,道∶「袁公子果真有敝派的『采風劍譜』?」

    袁南秀苦笑道∶「沒有!」

    紅芙蓉道∶「唉!袁公子為何要欺瞞師太!」

    袁南秀瞪著紅芙蓉,道∶「原來百花門下 言之功已達武林第一!小生實已招架不住,姑娘究竟要小生如何?」

    紅芙蓉微笑道∶「公子說笑了!小女子身無功夫,又受公子點穴,只是實話實說。公子不對小女子如何,小女子心中已是十分感激,怎敢要公子如何?只求公子放小女子回去與父母團聚,小女子愿來世做牛做馬給您報恩!」

    清靜聽她說得誠懇,便道∶「不知袁公子為何制住這位女施主?」

    袁南秀道∶「小生為取解藥,只好將她制住。」

    紅芙蓉一臉委曲,淚在眼框中打滾,道∶「袁公子若真只為解藥,小女子豈有不給之理,袁公子制住小女子只是想待眾位走後,殺了小女子滅口,好教他奪『飛虹劍譜』及『采風劍譜』之事,不至傳入旁人之耳。」

    袁南秀苦笑著,解開紅芙蓉的穴道,道∶「姑娘可以走了!小生自認不是姑娘對手。」

    柳中鵬急道∶「袁兄不可放她離去!」

    紅芙蓉道∶「小女子婚姻大事,須由父母做主,柳掌門若再逼婚,不肯放小女子離去,小女子惟有一死!」

    柳中鵬「嗤」的一聲笑,道∶「我就不讓奶走,奶快死吧!」

    清靜聞言,哪管柳中鵬語含玩笑之意甚重,哼了聲,嚴肅道∶「柳掌門!我正派中人,行俠仗義猶恐不及,豈可強人所難,何況是對一個身無武功的弱女子。」

    柳中鵬苦笑了下,道∶「在下承認姑娘 功了得,奶請便吧!」

    又低低自語道∶「最好不要再找我麻煩,硬要逼我當她老公,那就謝天謝地,阿彌陀佛了!」

    說罷,竟虔心合掌拜了起來。

    紅芙蓉沖著柳中鵬得意的一笑,扭轉身子離廟而去。

    望著紅芙蓉漸遠的背影,清思忽道∶「旁人已走,柳掌門是否可以交還『采風劍譜』了?」

    柳中鵬嘆道∶「在下確實并無貴派秘譜,師太為何不信!」

    清思道∶「除非柳掌門拿得出證據。」

    袁南秀道∶「小生已為柳掌門做了見證,師太難道還信不過小生?」

    清思恭敬的道∶「貧尼自然信得過袁公子,只是事情巧合,奪譜之人身受重傷,柳掌門竟也負傷在身,貧尼實在費解。」

    柳中鵬道∶「在下已經說過,在下身上這傷是袁無為下的手。」

    清思道∶「柳掌門既然與佳公子走在一塊,袁無為又怎能傷得了你?」

    柳中鵬道∶「那時袁公子┅┅」

    武長開陡然狂笑,打斷柳中鵬的話,道∶「嘿嘿!小尼姑昨夜初更丟失劍譜,老尼姑二更便到我衡山派偷劍,小尼姑又怎麼說?」

    清靜怒道∶「什麼小尼姑、老尼姑的?貧尼何時偷取貴派寶劍?武施主莫要含血噴人!」

    恒山派這一隊人內,就數清靜最為年長,所以武長開一說老尼偷劍,清靜自當武長開罵的人是她。

    武長開道∶「嘿!我又沒說奶偷了本派寶劍,奶又何必替令師擔這罪名。」

    清思問道∶「施主此言何意?」

    武長開嘿然笑道∶「小尼姑何需裝傻,令師昨夜偷取本派寶劍,奶恒山派又不是不知道。」

    清思正色道∶「武施主只怕是夜里眼花,看錯人了!」

    武長開道∶「就算武某眼花,耳朵未必也聾了,奶師父偷劍之後還道∶『青龍寶劍終於還是落在我靜思手里!』嘿嘿!她不但自報名號,還跟我照面打了一架,臨走前還說道∶『小子若是不服,不妨上我恒山派奪回寶劍。』我武長開豈能向老尼姑服輸?雖然讓她逃了,我和眾師弟還是連夜追趕,豈知追丟了老尼姑,卻遇上小尼姑。」

    微一頓即又道∶「快快將寶劍還來!」

    清思奇道∶「這事有些古怪,家師早在數天之前受人挾持,至今未歸,怎麼會上貴派┅┅借劍!」

    武長開冷笑道∶「老尼姑失蹤之事,是真是假,只有貴派知道。」

    清思口喧佛號,道∶「阿彌陀佛!出家人不打誑語。家師受人挾持,貴派也是親眼所見!」

    武長開哼了聲,不再開口。

    靜思師太在濟南萬福客棧,被假清意帶走,他的確是親眼目睹!

    柳中鵬思慮著道∶「武兄見到的奪劍之人,真是靜思師太?」

    武長開道∶「我和靜思師太也不是第一次見面,我可以肯定,那個人是靜思師太。」

    柳中鵬望向清思,道∶「靜思師太可有同胞姐妹?」

    清思道∶「貧尼確信沒有!」

    柳中鵬再問清靜,道∶「師太見到奪采風劍譜之人,真是在下?」

    清靜確定的點頭道∶「一模一樣!」

    她不說『真的』,而說一模一樣,可見她已開始懷疑其中有些古怪。

    柳中鵬看了袁南秀一眼,詢問著,道∶「是天威皇君?」

    袁南秀微點個頭。

    武長開卻呆了下,問道∶「天威皇君是什麼東西?聽也沒聽說過!」

    柳中鵬道∶「天威皇君便是天道幫的幫主,也就是劫擄各派掌門的組織。」

    嘿了聲罵道∶「她媽的!這蘋賊老鼠惟恐天下不亂,不但挾持各派掌門,還搞這些花樣來戲弄人,存心害人頭昏腦脹,奔波勞苦!」

    武長開還是搞不懂天道幫是干什麼的,因此問道∶「天道幫是干什麼的?他們挾持各派掌門想干什麼?他們搞這些花樣又是什麼用心?」

    袁南秀聽他問得有些傻氣,失笑道∶「天道幫就是天道幫!它與各派一樣自立門戶,他們挾持各派掌門是何用意,目前也是無人得知,據小生猜想,可能是想以各派掌門性命,要脅各派擁他為武林盟主,至於他使這花樣的用心┅┅」

    轉問柳中鵬道∶「是什麼用心?」

    柳中鵬苦笑聳肩,道∶「不知道!」

    清思道∶「會不會是那位什麼皇君的人,想讓各派自相殘殺?」

    柳中鵬道∶「有此可能!但是他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倘若各派果真自相殘殺殆盡,他想當武林盟主的美夢,豈不成了泡影?」

    清思道∶「或許――他的目的并不在當武林盟主!」

    袁南秀道∶「小生亦覺其意絕非單純!」想著即將而來的風暴,不知為何,竟有一股心酸煩躁之感!

    柳中鵬喃喃自語,道∶「這蘋賊老鼠究竟是誰?他到底想要怎樣?唉!不知道師父是不是安全!」

    袁南秀安慰柳中鵬,道∶「目前最要緊的事,便是各派失落之物,至於受挾持的各派掌門┅┅應無性命之憂。」

    武長開問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袁南秀輕輕揮動長扇,一副逍遙自在的模樣,微笑道∶「繼續追尋貴派失落的寶劍。」

    微頓又道∶「只是你們莫要在追著恒山派要寶劍,恒山派的各位師太,也莫再尋柳掌門要『采風劍譜』。」

    柳中鵬道∶「我想,只要找到天道幫眾,應該不難找到失落之物。而且,也可能因此讓我們找到天道幫所在。」

    清思道∶「柳掌門想法和貧尼同意。若能查出天道幫所在,不但可以尋回失物,更可救回各派掌門。」

    袁南秀道∶「到目前為止,沒有天道幫的一點線索,何況除了小生和柳掌門之外,各位也未曾見過天道幫手下,想找他們┅┅只怕不易!」

    柳中鵬忿忿的道∶「就算他們真能躲在老鼠洞,我也非將他們揪出來不可!」

    想到他們竟敢抓走他的師父丁劍龍,他就一肚子火氣!

    武長開道∶「不錯!雖然武某尚未遇見天道幫的家伙,但是武某相信,他們遲早會露出老鼠尾巴。」

    袁南秀聽他竟順著柳中鵬的老鼠論調,不禁一笑道∶「既然如此,咱們就此別過,各自查訪,若有線索┅┅」

    沉吟了下,道∶「不妨找尋丐幫弟子傳訊,各派保持聯絡。」

    清思道∶「好!貧尼就將這事告知各派┅┅」

    袁南秀道∶「此事由小生傳達即可。」

    清思點頭,因為她突然記起『幽蘭山莊之宴』,袁南秀是主人,屆時定然在場,那麼,由他告知各派就省事多了。

    她微笑道∶「那就有勞佳公子了!貧尼等告辭!」轉對柳中鵬道∶「適才誤會柳掌門,得罪之處請柳掌門海涵。」說著合十一揖。

    柳中鵬立即還禮,道∶「不敢!」

    武長開亦向恒山眾女尼抱拳,揖道∶「也請各位師太見諒了!」

    就在恒山女尼和武長開相繼離去之後,袁南秀即刻對柳中鵬問道∶「柳兄弟傷勢如何?」

    柳中鵬心知他急於趕往五臺山,而自己也想在五臺山打聽『飛天箭』的下落,於是道∶「不礙事!只不知此刻趕去五臺山,是否會錯過貴莊宴期!」

    袁南秀略一沉思,展顏笑道∶「不妨!咱們快馬往返,若是路上不再有事,說不定還能早一天到達敝莊!只是你的傷┅┅嗯!有了!咱們雇輛馬車代步!」

    柳中鵬道∶「這種偏僻的荒野小路,要找匹馬已是難事,想找輛馬車┅┅我想你是異想天開了!」

    但是,袁南秀卻很快的找到馬車。而且,很快的便上了五臺山。

    路上,柳中鵬問起馬車來處,袁南秀只笑笑,沒有回答。

    柳中鵬看他一臉『神秘』袁南秀又偏不肯說,柳中鵬只好憋著疑竇,打算不再問――

    可是,到達目的地『五臺山』,柳中鵬還是忍不住問了∶「這馬車究竟從哪弄來的?」

    袁南秀又是一臉神秘,低聲道∶「買來的!」

    柳中鵬呆了下,瞧賊一樣的瞧著袁南秀,重復道∶「買來的?」

    袁南秀點點頭,更壓低了聲音,道∶「小生給了那人一錠金子,他正瞧得發呆┅┅我想,等他發完呆,就會發現,他居然將他的馬車『賣』掉了!」說罷又是一笑。

    只要是江湖中走動的,就一定聽過『佳公子』袁南秀的俠名。

    只是見了袁南秀,而知道『他』就是袁南秀的,卻寥寥無幾。

    因為,他一向不喜歡告訴別人,他就是『佳公子』袁南秀。

    所以,當袁南秀將一錠金子,交給那馬車原有主人,甚至告訴他道∶「小生袁南秀,人稱佳公子!」

    那馬車原有主人,便只好又驚又喜的望著手中的金子,然後――嚇呆了!

    這時,柳中鵬和袁南秀已經站立在品酒會場。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江湖奇俠》之 情劍江湖人斷腸 第十章是作者上官芭樂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江湖奇俠》之 情劍江湖人斷腸 第十章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江湖奇俠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上官芭樂寫的《江湖奇俠》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江湖奇俠》之 情劍江湖人斷腸 第十章是作者上官芭樂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江湖奇俠》之 情劍江湖人斷腸 第十章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江湖奇俠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上官芭樂寫的《江湖奇俠》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江湖奇俠最新章節- 江湖奇俠全文閱讀- 江湖奇俠txt下載- 江湖奇俠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武俠修真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情劍江湖人斷腸 第十章】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江湖奇俠】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江湖奇俠》書迷評論

  • 白骨拼圖最新章節

        美玲看著鏡子里面的自己,已經沒有叫的力氣了白色的溶液傾瀉而下,她的毛發和臉頰被溶解的干干凈凈,猩紅色的濃水從她頭骨上面滴下來,同時一滴滴的紅色濃水從她的軀干,雙腿上滴下。她的雙腳已經露出了白骨,很快她的眼睛也從她的臉上淌下,不一會兒,她的骨盆和軀干部分的器官和肉也都溶解得干干凈凈,最后她那修長雙腿也被溶解掉,只剩下兩根森然的白骨……

  • 重生清朝之謀反最新章節

        重生清朝,再來一次。在造反的路上越走越遠.。。js330

  • 御劍江湖最新章節

        我本無心入江湖,江湖卻把我帶入。    我本有心退江湖,江湖不讓我退出。js330

  • 在下慎二,有何貴干最新章節

        "/<    >meta property="og:image" content="http://1xiaoshuo/files/article/image/18/18076/18076s.jpgjs330

  • 神域魔皇最新章節

        世間蒼涼,唯我心不變。    王者重生,必將站在世界的頂峰,俯瞰大地。    癡心紅顏,萬里尋君,只為一句承諾。    踏破蒼穹,只為譜寫,屬于我的篇章。js330

  • 神帝無敵最新章節

        戰天帝、斗神邸、擁美人,無敵神帝威震三界,六合八荒唯我獨尊!    看重生后的云天如何逆轉乾坤,霸冠寰宇、傲冠蒼穹!    邪羊讀者一群:21475367    邪羊讀者二群:42198945    邪羊讀者三群:42199071js330

  • 妹控即是正義最新章節

        我懷著激動的心情,打開花了二百五買的充氣娃娃,而里面的東西竟然是個真人!妹紙,你會說話嗎?妹紙,你有記憶嗎?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在她能夠說話跟恢復記憶之前,我被迫只能和她渡過一段沒羞沒躁的生活

  • 妖孽殿下要聽話最新章節

        一朝重生,昔日赤血忠魂的女將軍搖身一變成為最不受寵的庶女。沈云漣說:“我既重活一生,必當拋頭顱灑熱血,為我枉死的五千將士報仇雪恨!”牧野臨回答:“哦。”沈云漣說:“我既重活一生,必要策馬揚鞭,肆意江湖!終要天下無人再可迫我毫分!”牧野臨清冷的眸子再看她一眼,繼續回答:“哦。”“你就沒什么想對我說的?”牧野臨清冽如水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你若想報仇,我便傾盡所有助你報仇;你若想紅塵瀟灑,我便放下一切陪你遠離塵囂。何必言說?”沈云漣熱淚盈眶翻身上馬:“牧野臨,等我回來同看天下繁華!”牧野臨站在她的身后,淡定道:“娘子,殺完了人洗洗手,回家吃飯了。”

  • 亂世之召喚猛將最新章節

        來自地球21世紀的大學老師歐陽,穿越抗戰時期,捆綁猛將召喚系統,《亮劍》李云龍、楚云飛,《雪豹》周衛國,《戰狼》冷鋒,皆被召喚而出,立下赫赫戰功。  可是短短數年后,歐陽卻再一次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個男兒當“手持三尺青峰,立不世之功”波瀾壯闊的大航海大殖民時代。  全球500多個國家相互攻伐,只為爭霸天下!  而最后的王座卻只有一個。  問世間,誰當君臨王座!

  • 農女翻身記:嫁個將軍好種田最新章節

        陰險的爺爺,刻薄的奶奶,兩個叔叔狠不得能榨干他們身上的每一滴血,都被掃地出門了,還挖空心思想來占她家的便宜。窮家病爹,老娘還是個人人可欺的軟包子,我的天,這日子要怎么過?閻王許諾榮華富貴,癡情夫君和一世美滿幸福呢?誰才是她的真命天子啊?N年之后,他冒著被她一掌拍死的危險,一臉逝死如歸的撕開了她的衣服……她終于震驚了:你不怕我一掌拍死你嗎?他笑得一臉曖昧:能死在你身下,我甘之如怡……

  • 帝魔最新章節

        太古滅,神魔殤!蒼黃無道,仙權為尊,少年執戟,屠戮蒼穹!手握霸道與妖異之炎;心藏血腥與殺戮之道!一次殺戮,一副尸骨,踮起凌天之路!仙奈我何?天奈我何?待到陰陽逆亂時,以我魔血染青天!!!

  • 史上最牛主神最新章節

        方默意外獲得主神光球,成為主神代理者。  “輪回任務(二選一)  輪回任務一、把僵尸先生位面改造成末法世界。  輪回任務二、把僵尸先生位面改造成鬼怪的樂土。”  方默,“······”。  “輪回任務不應該是改變劇情嗎?為什么我是改造世界?”  這是方默帶領不同位面時空輪回小隊,不斷改造輪回世界的故事!  PS:書友群,575562129,歡迎大家來交流催更!

  • 貴女為后最新章節

        那年冬日大雪紛飛,她觀坐天下棋局,助得新帝登基。然后,她死了,化為魂魄離不開尸骨所在的亂葬崗。再然后,她遇到了一個不該遇到的人。跟在他身后,看著他為自己收尸的時候,何所依想,如果有來生的話……

  • 我想當萌新最新章節

        記者:“您主持的新聞節目收視率打破了國內記錄,打造的真人秀無數冠名商搶著耗巨資冠名,拍攝的電影感動哭了無數人,寫出來的歌被譽為傳世經典。但所有人都不明白為什么您總是換著各種職業去闖蕩,也就是俗稱的資深玩票,為什么您不專心研究一條路呢?”    金木:“唉...說起這個都是淚,其實我有一個夢想,直到現在都沒能完成,所以我一直在不停的努力。”    記者:“什么夢想?”    金木:“我想當萌新!”    廣大網友:“老子信了你滴邪~,你這個湊藍愣壞~滴很!”

  • 時空當鋪:王爺有毒我有藥最新章節

        穿越大軍組成的典當閣,傳聞能滿足世人一切裕望,不論榮華富貴還是感情性命,都可以成為典當交易的籌碼。鳳千顏,典當閣金牌業務選手,會易容,會賣萌,活好貌美不黏人,為了集齊千人大坑穿越回家,致力于攻略云京城人人聞風喪膽的“鬼王爺”,卻不料被人反過來推倒,吃干抹凈還偷走了心。一個只想逃離紛爭,卻為了他甘愿擋在血雨紛爭的最前線。一個忙于奔波活命,卻不惜命懸一線謀奪天下,只為護她周全。“王爺可知道,入了我典當閣的門,就休想再全身而退?”“大不了,把命當給你,報酬么……就用你的一輩子來還。”

  • 云頂神府異聞錄最新章節

        這是一群少年、少女的奇妙修真之旅,也是這群少年、少女的奇幻成長之路。
        來云頂神府,帶你看見不一樣的世界!

  • 花傾天下之我不是妖神最新章節

        白七七原是靈花谷的小花仙,沒想到靈花谷有一日慘遭滅門。師傅師姐們紛紛死于魔帝之手……后來,她遇見一絕美少年并與他相愛,沒想到此人正是殺害他師父的兇手魔帝。靠近她是為了得到五行靈石和玄靈血玉?她偏偏不如他所愿,她親手殺掉與他的腹中孩子并帶著五行靈石和玄靈血玉一起轉世凡間。人間,她成了丑女,被人說成妖星轉世,受盡苦難。

  • 愛上你,我有罪最新章節

        當老公帶著小三逼我離婚我才知道,有些愛,永遠得不得回報……

    本章內容提要:
    ...    第十章     廟里僵持的氣氛一直未見軟化,柳中鵬受人誤會,心中十分氣忿,卻又不得不忍氣吞聲,深怕自己發起怒來,反而把事情搞得更糟。     柳中鵬懊惱莫名,在心中暗罵道∶「真是一群沒用的笨尼姑!沒想到靜思師太的門下弟子,盡是些不分青紅皂白的家伙,不去找尋真兇,卻來找我這無事人的晦氣!」     他忍氣問那指證的尼......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有新加坡快乐8的平台 大发娱乐苹果 学了缠论炒股赚钱吗 幸运赛车 利用休闲时间学一项赚钱的技能 开一个彩票店能赚钱吗 山东群英会 原创店铺赚钱吗 浙江6+1 追涨停快速赚钱 山东11选5 夏邑干烟酒赚钱 itf网球比分直播 新倩女幽魂赚钱技巧 足球即时赔率 捕鱼游戏破解版下载 德州麻将软件